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寻秋在彩云之南(月下采荷)
[ 录入者:月下踏浪 | 时间:2017-01-12 21:12:51 | 作者:月下采荷 个人文集 | 来源:原创 | 浏览:119次 ]


 

 

 
编者按:在月光下踏着浪花,寻寻觅觅寻找心中最美的秋天、秋景、秋色,终于在这里找到了,彩云之南!文章如诗如画般将云南丽江、大理、蝴蝶泉的美丽景色跃然纸上,诱人向往这里的风景与人文环境!

 

寻秋在彩云之南

文:月下踏浪   编:清风


    很久没有写长一点的文字了。直到有一天,一枚褐色的残叶落入我的怀中,恍然想起该写点秋意的文字了。可一夜风雨,就把冬带到面前,似乎秋的影子溜走得太快,有意无意地让人来不及品味它的熟香,它的声韵,它的惆怅。

    高原的秋,总是离蓝天很近,似乎只要稍稍抬望眼,便能把那朵朵秋云收进眼帘,洱海的云似乎和蓝色走的很近,就像白族的女孩子头饰上标记,伴随着一个美丽洁白的民族,漫步风花雪月。秋有时候更蓝一些,更白一些。虽然有时有褐黄色的烟云从身边擦过。

   “在最好的时节,绽放最美好的自己”,望着那软塌塌的花环,我对那漂亮的白族导游这样说。秋也是这样吗?难道四季的秋也有最美的秋?秋在每个人心中的模样是不同的,就像那蓝天上的秋云,千姿百态,引发每个人不同的遐想,有的像绵羊,有的像水牛,你也可以说他们像一座山,你也可以说他们像一条河。

    在白族同胞眼里也许云就像五朵金花的头上美丽的花环,镶嵌着苍山洱海,风花雪月的娇美,沧桑。

    而在彝族同胞心里也许那秋云就是阿诗玛编织的花篮。那是准备给她心爱的小鹿脖颈上佩戴的,寄托一个爱情的梦幻。

    在我的心里,那秋云好似我游历过的高山峡谷,萦绕着迷茫的烟雨,遮挡着我寻秋的道路。最美的秋会是这个样子吗?

   一阵风从面庞掠过,湿湿的,凉凉的,好似从小溪里流出的,提醒着我,山区的秋已略有冬意了,秋的气息里不单单有醇醇的果香,还有微微的松香。用力吸允一下湿润的冷风,与秋的触角接触一下,只觉得秋的气息还是多了一些,冬的气味少一点。高原的秋还是那么的扑所迷离,令人捉摸不定,也许这就是四季如春的气韵。                

   春天的香气固然令人神往痴迷,可秋天的香韵也别有一番韵味,当吸允着那丰收的气息时,当吸允着万物收藏的丰美时,不禁为成熟的气息而感叹,那可是历经春雨洗刷,夏日酷烈磨练而蕴藏的气息,在悄悄地流动着,没有春花的张扬,没有夏锦的热烈,而我依旧感受到在暗香的背后孕育着深沉底蕴,而,那就是一切繁锦的种子,那也许就是参天繁华的土壤。也许你不信,而我信。尤其是从那茶马古道的山坡上走过时,就这样想。从那古纳西人的象形文字里,秋就像一个风韵的淑女,散发着成熟体香,孕育着千千万万纳西人的山寨,孕育着东巴文化的种子,古老优雅气韵似乎扔我感到最美的秋不远了,可我仍在纷纷细雨里不停地寻觅,心中最美的秋!

 从山谷吹过的风,似乎也在帮我找答案。也许是看到蝴蝶泉的微微涟漪,才冥想出许久以前有几个像仙女似白族姑娘曾经在这里唱过着不太古远的山歌,她们一边唱着情歌一边在用蝴蝶翅膀梳理着她们乌黑的秀发,而那透着青春气息的发簪偶尔落上一枚浅黄的蔷薇叶子,那蔷薇好像不是在这边林子里的,会是从那瓜果园的篱笆墙上采撷的吗?那会是秋遗落的吗?当几只蝴蝶衔着蒲公英跌落的种子从泉边飘过时,姑娘们的歌声里泛着秋水的波澜,还有稻米醇香的气韵。 

金花:  哎,哎!  

大理三月好风光哎,  

蝴蝶泉边好梳妆,  

蝴蝶飞来采花蜜哟,  

阿妹梳头为哪桩?  

蝴蝶飞来采花蜜哟,  

阿妹梳头为哪桩?  

调子好唱不产粮么

哎 

人家工作你白忙么依哟依   

十字街头卖三年么 

谁也看不上欧   

山歌唱得几箩筐么哎 

嗓子生得太冤枉呀依哟依   

麻布绣花你不配呀 

莫再乱嚷嚷哎        

    那悠扬的歌声里,不单单有三月春光的秀美,白族姑娘与小伙们甜蜜的爱情,更有那对丰收醇美的向往和期盼。无论是那一朵金花都在用春天的蜂蜜涂抹着爱情的滋味,她们用真诚的情感,忠诚情怀不断装扮着风花雪月,她们像蜜蜂一样,辛勤地耕耘着那绿油油的茶园,她们像那翩翩起舞的蝴蝶一般,用那斑斓的翅膀装扮她们美好的爱情。从蝴蝶泉清澈的泉水里,我看到是白族人纯净如洗的心灵,从那五朵金花甜润的歌声里,我似乎听出了秋天风熟的喜悦,那是金花装扮的秋天吗?那是这彩云之南的长虹跨越的秋天吗?那是最美的秋天吗?

    正当我寻觅心中最美的秋时,丝丝的秋雨从丽江的天空飘来,凉凉的,润润的,似乎有雪山上雪莲的气味,这会是玉龙雪山在呼唤秋的名字吗?那会是香格里拉的卓玛采摘雪莲时踩落的雪籽吗?望着漫天飘落的飞飞秋雨,心中不禁地问,纳西人的茶园还在沐浴着秋的甘露吗?雨后的月儿会洗的更皎洁吗?       

    湿凉凉的雨让拉市海的水波上点缀着珍珠般的雨滴,水波的涟漪舒卷着如洗的秋色,蒙蒙的秋云,高原直射的秋光已变得异常柔和,如一双厚实柔软的手,轻轻抚摸这彩云之南的一颗明珠,美丽之江。缓缓地一架长虹,拔地而起,在雪山与丽江之间搭起彩色的虹桥,啊,那是上苍赐给这高原的飘带吗?那是彩云之南的秋最美的身姿吗?       

   当看到纳西人,白族人,还有其他民族身上装饰的彩色的图案时,忽然感觉到那就是镶嵌在他们身上最美的秋。那是他们传承着祖先最美好的景愿,那是他们心中最美好的家园。那山水,甘泉,峰林,茶园,五谷,牛羊装扮的秋伴随着他们,翻越千山万水,播种汗水,收获丰熟。        

    从玉龙雪山到澜沧江畔,从苍山洱海到西双版纳。他们用最美最洪亮的歌声赞美他们心中最美的秋,他们用最优美的舞蹈描绘最美的风情,他们用最甜润的泉水泼洒最美好的祝愿,他们用最火热的火把点燃幸福的明天。      

    望这一片秋色,望着这南国的彩云, 我扪心自问还有比这更美好的秋吗?身处在祖国西南边陲的山山水水里我还需要再去寻觅心中最美的秋吗?

 



 

[上一篇]腊月记事(梅花君子) [下一篇]鹤舞:《一曲琴箫伴鹤远》散文诗..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