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书趣•书殇•书乐(铁血汉)
[ 录入者:铁血汉 | 时间:2017-02-14 14:29:44 | 作者:铁血汉 个人文集 | 来源:原创 | 浏览:247次 ]

 

 

 

 

 

 

 

书趣•书殇•书乐

 

文:铁血汉  编:清风

     四岁多的时候,偶然一次爬上床头,从蚊帐顶上翻下姐姐的数本小人书。其中给我印象最深的,便是反映上海知青内蒙插队的《张勇的故事》,这是我人生看到的第一本书。从那时起,《英雄八山班》、《阿福》、《无产者之歌》等,纷纷走进了我的视线。

    说到读书,首先便是种乐趣。“睁眼瞎”的母亲每每看到我读着小说捂嘴发笑或拍腿叫好时,便停下手中正纳着的“千层底”,轻轻丢过一句话来—“连宝世,发神经!”

    因为爱读书,因为“发神经”,我嗜书到了远近出名的地步。那时节,因为精神生活单调,每每一开学,读小学的我便迫不及待将读高年级甚至读中学的同屋伙伴们新领的课本拿来,挑出语文、历史、地理甚至农业基础知识来当小说看。不知不觉中,我过早懂得了政治、历史,甚至天文和地理。以至母亲常常挖苦我:“你晓得女子家的崽是怎么生出来的?”

    母亲的挖苦不但丝毫影响不到我的求知欲和自尊心,反倒使我更有读书的渴望。有头的,没尾的,有头有尾掉了中间的一些旧书,如《苦菜花》、《铁道游击队》和《六十年的变迁》等,均被我这个有如“阿廖沙”般的孩子读得精精有味。实在找不到书时,就是中学的《生理卫生》也要弄来读它几番。

  由于没有进过学堂,母亲以为只有课本才是正书,课外书通通无助学习。因而见我借一本便烧一本,读两本则扯一双。为了读书,年少的我没少和她“捉迷藏”。放学了就是不回家,躲在田墈下先读一阵再说。即便回家时,也是将书塞在贴肉的裤带上进门的。夜深人静的时候,和着隔壁母亲的均匀的鼾声,我象地下党般拉亮床头那盏十五瓦的电灯,便有滋有味地读着小说到天光。

  从四岁多直到现在,除了喝酒、高歌,我的兴趣便只是读书。因为读书,我懂得了“志士不饮盗泉之水,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国家为大,庶民为先!”等诸多哲理,也因此保持着“身处江湖,不忘国忧!”的名节!

  因为严重偏科,我读中学时便进入了一个让人不可理喻的“怪圈”:音乐、写作不说全校第一,至少前三靠得住;语文、历史、地理、政治、生物门门拔尖;数学、物理和化学总在怨命。更要命的是,英语居然从没上过两位数,总是几分中苦捱日子。就是这几分,并不是我多少懂点所得到的,它不过是我在介词填空时全部选“A”或“B”的结果!由此,初中毕业后,满怀鸿鹄之志的我,只得在母亲和她的那个男人的冷嘲热讽中,万分不愿地挑着鱼担沿街叫卖。每每望着昔日同学提着饭碗上高中的光景,那一刻,我连死的心都有!

  参加工作那年,凭着语文的得力收获,更凭着“一纸文章定终身”的狠气,我终于以第三名的身份考进了平江一家大集体企业。应当说,“书中自有千钟粟”的典故,第一次在我身上得以灵光。誓不愿做贩夫走卒的我,终于有了一个产业工人的身份。

    随着国家“抓大放小”政策的出台,1995年我第一次南下广东求生活。能够跻身外企管理层,凭的就是那枝流畅有如长江水般的文笔。从平江月入一百多元到广东月入一千多元,再到月入数千元,应当说离不开数十年读书所积累下来的文墨。

    和妻相识纯系偶然。一句“我很有才华!”的狂妄之语,便彻底征服了她。用她的话说,倒要看看这个自诩很有才华的穷小子究竟有何本事装墩?在这个别人都说“我很有钱”、“我很有前途”的花花世界里,她真的想象不到还有人大言不惭“我很有才华的!”

    说归说,做归做,吹牛归吹牛,本事归本事。真没两下子的话,终究是混不下去的。和妻走到一起后,我这穷小子便“倒嫁”了她!让她瞠目结舌的是,从没有接触过教育的我,居然一气呵成万字以上的教育论文数篇发表不说,还兼任了她所在班级的校外辅导员;从没做过财务管理的我,居然假以湖南商学院一本科毕业生的名义,炮制出论文《论物料控制对企业生产成本的内在影响》,并使该生获得学士学位;从没弄过电视的我,一夜之间在岳阳新闻界小收名气;兼职企业高管期间,法庭上将对手驳得语无伦次以致不曾失手……更让妻子感到骄傲的是,才陪她歌厅唱罢《在那桃花盛开的地方》,接踵间厨房中便弄出一桌美餐来,让她在同事面前争足了面子。

每每和妻散步时,她总是不断问我:如此有才,为何当初过得那般艰苦?如此有才,为何人到中年才得以大器晚成?想了很多也想了很久,始终难圆其说的我只得这样回答:生活原本就是一部书,用心著书,可能是悲剧也可能是喜剧。是悲是喜,不仅要看著作者的造化,还要看他的心理素质和承受能力!我之所以大器晚成,不过是如鲁迅所说“将别人喝咖啡的时间用在了学习上”罢!因我始终相信“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书中自有千钟粟。”只是别人沉不住气,忍不住清贫和寂寞时,我却艰难地做到了。

 

 

 

文学风网站欢迎你

 

 

 

 

http://swf.wyflash.com/swf/2008-11-26/232049485.swf
[上一篇]金童山远眺(白云樵影) [下一篇]为团圆干杯(辽宁王忠新)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