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女土匪””咋成了抗日主力(辽宁王忠新)
[ 录入者:辽宁王忠新 | 时间:2017-01-26 11:47:53 | 作者:辽宁王忠新 个人文集 | 来源:原创 | 浏览:161次 ]

 

 

 

 

“女土匪””咋成了抗日主力

 

文:辽宁王忠新   编:一缕清风

    

   习近平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深刻地指出:“历史给了文学家、艺术家无穷的滋养和无限的想象空间,但文学家、艺术家不能用无端的想象去描写历史,更不能使历史虚无化。文学家、艺术家不可能完全还原历史的真实,但有责任告诉人们真实的历史,告诉人们历史中最有价值的东西。” 让“女土匪”成了抗日主角和主力,这是不是“无端的想象”??让“女土匪”充斥荧屏,这是不是文学家、艺术家对肩负责任的背叛?而现在以“女土匪”、“男土匪”为题材的,“匪气十足”的影视剧泛滥,正正产生“五大虚无”? 

一、影视剧中的“女土匪”泛滥成灾

    当今的影视剧“匪气十足”,已让观众极为不满,而以“女土匪”为题材的影视剧泛滥,更遭观众所不耻。

    1.“女土匪”题材的影视剧早就破百部。改开以来到底上演了多少部“女土匪”的影视剧,这还没法准确的统计,但只要上网输入“女土匪图片”几个字,仅360图片中就能冒出100多部女土匪题材的影视剧照。

    诸如、《乌龙山剿匪记》中的女土匪阿西苗苗,《大西南剿匪记》中刁蛮泼辣的女土匪郑幺妹,《红娘子》中的女悍匪白孔雀,《永不磨灭的番号》中的女土匪赛貂蝉,《白狼》中的女土匪头子“白狼”,《父亲的战争》中彪悍的女土匪幺姑;《天大地大》中霸气的女土匪“黑葡萄”,《杀出决地》中风情万种的女匪首“花豹子”,《英雄虎胆》里“奸猾霸道的女匪首”李月桂,《大敦煌》中“杀人不眨眼的女匪首”红莲,《女匪传奇》中文气的女匪首白晓月,《火流星》中的女土匪“一枝花”刘香梅,《母子情仇》中足智多谋的女匪首田彩霞,《一代枭雄》中刀马旦出身的传奇女匪首二姨太,《神枪之出生入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女匪首石姑等等。

    还有什么《镖门》、《黄英姑》、《大敦煌》、《强者风范》、《情仇姐妹》、《独立营》、《最高特赦》、《杀出绝地》、《火流星》、《擒蛇》、《大道通天》、《平原烽火》、《江湖儿女》、《雾柳镇》、《盘龙卧虎》、《黎明绝杀》、《驼龙传奇》、《双枪黄八妹》、《神秘花图》、《战火连天》、《新乌龙山剿匪记》《绝杀》、《匪侠》、《我的土匪老婆》、《三代响马》、《烟花女》、《战火连天》、《嫂子嫂子》、《战旗》、《兄弟们上》、《重生之女土匪》、《金战》、《绝密往事》、《女匪王》、《战火》、《我的抗战》、《桥隆飙》、《七把枪》、《我的压寨男人》、《狼烟姐妹》、《追剿女匪王》、《雪地娘子军》、《龙器》、《女汉子》、《红色追剿》、《血誓》、《神枪女土匪》、《雪狼谷》、《谍匪1939》等。

甭管什么剧,只要解放前的题材,那几乎是无片不匪,“女匪首”还成当红主角。

    2、“女土匪”正称王称霸中国影视剧。无论什么事,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对比改开之前,中国可曾上映过女土匪的电影?若将全世界古今中外描写女土匪的小说、剧本、影视剧等加到一起,对比一下改开的中国影视剧,大约都不到中国放映的有关女土匪题材影视剧之零头,至于没得到放映的有关女土匪的影视剧,那就海了去了。这也令人感到奇怪,中国革命史中有“遍地英雄下夕烟”,中国一些二百五的作家,咋都一门心思钻到“女土匪”怀里了?咋将影视剧弄成了女土匪遍地招摇?

    作为一位资深的影视剧观众来讲,若仔细回想一下,一生可曾看过几部外国有关女土匪的影视剧?大约可能听说和看过“基督山复仇”、“王子复仇”、“三个火枪手复仇”、“美狄亚复仇”等,但可曾听过什么“女土匪复仇”?这倒不是说外国没有的,中国就一定要没有?而是说这外国极少有的女土匪,咋成了中国改开以来独有的影视特色?难不成自打中国实行改开后,这大开的国门让外国的女土匪都跑到中国的影视剧中来了,也让“女土匪”题材的影视剧,成为中国一道“风景这边独好”!

    或许,“假洋鬼子”阿Q若活着(其实一直没死)会愤愤然:妈妈的,这“女土匪”在中国能泛滥的,洋鬼子那嘎达咋就没有?可不仅这“女土匪”的烂剧,在“洋鬼子”那嘎达几乎一部没有,而且,中国这些有关“女土匪”的烂剧,还一部也输出不了,一部也输不出去,只能留在中国来糊弄中国的观众。

二、“女土匪”题材的影视剧基本雷同

    中国这些有关“女土匪”的烂剧,大都还是抗日烂剧中特别烂的烂剧,这些烂剧中的“女土匪”几乎是千篇一律。

    人物长相雷同:中国这些有关“女土匪”的烂剧中,那些“女土匪”的长相几乎雷同,几乎都是亭亭玉立,都是面如桃花,都是杏眼圆睁,都是挺胸撅腚,都是细皮嫩肉,都是细腰柳肩,几乎都是一个模子倒出来的大美人。可谓个个美若天仙,个个争奇斗艳,个个都是美人坯,个个柔情似水。这些女土匪你若看一遍,几乎都分不出个数。也让观众纳闷:这是女土匪,还是选美。

    人物的性格雷同:文学作品中的人物刻画,尤其人物性格的刻画,那是创作的重中之重。作为“女土匪”烂剧中的“女土匪”,几乎人物性格全是一样,几乎个个都是为正义而生,几乎个个都是心怀正义,几乎个个都是为正义而战,几乎个个都是正义的化身。举枪有巾帼气概,刺绣有委婉柔情,既懂琴棋书画,还能枪法如神;既敢爱敢恨,还聪慧机敏。这些“女土匪”几乎都不做伤天害理之事,几乎个个都有梁山好汉的肝胆。

    可这样品德高尚的女匪首,还用弄出点什么“茶壶风波”进行改造吗?你就看看现在特色社会中存在的那些作奸犯科的女贩毒、女黑道、女老鸨,有几个能那么高尚?而那些旧社会的女悍匪,不比这些家伙还凶狠,咋都成了正义的使者?

    人物的情感雷同:文学作品的人物心理描写,更是决定人物能否立起来的关键,也是人物创作的最为金贵之处。可作为“女土匪”烂剧中的“女土匪”,根本显示不出来独有的个性。全都是春心荡漾,全都会撒娇装萌,全都是风情万种,全都在争风吃醋,全都是满脸狐媚,全都是一身骚气,偶尔使个小性子,假装的胡搅蛮缠冒点傻气。如若脱去“女土匪”那身装束,简直同大观园中的林黛玉、薛宝钗、贾迎春、贾探春、史湘云,根本就没什么区别,全都情感丰富,全都春光无限,可这是“女土匪”吗? 

    当然了,如果抽象地讲,历史,就是日月轮回;社会,就是男女生息繁衍。凡是健康男女,就有性的需求,就有情感的发生。可文学艺术的人物塑造,需要细节、细腻,需要独特、个性,若抽象地表现“女土匪”,这能是文学和影视艺术吗?

    人物的结局雷同。大多“女土匪”烂剧都是以抗日为名,其推广造势更戴上“大型抗日题材电视剧”的盖头。而且,作为“女土匪”烂剧中的“女土匪”,几乎99%的最后命运,都参加了革命,不是奔赴了延安,就是奔赴了抗日前线,再不就奔向了新中国的解放。

    诸如,《我和我的传奇奶奶》中的女土匪“奶奶”,最后的结局是双双策马奔赴抗日前线;《匪娘》中的田彩霞,最终投身到了抗战;《铁梨花》中主人公凤儿的结局,还是投身抗日烽火;《春桃的战争》展示的女土匪春桃,还仍是走上抗日的革命之路;《神枪之出生入死》中令人闻风丧胆的绿林女匪首石姑,最后参加革命成了抗日的战将;《绝地枪王》的女匪首九抢八,也参加抗联成了打鬼子的英雄;《我叫赵红花》中的青龙寨女匪首赵红花,也参加八路军投入到抗日的洪流;《壮丁也是兵》中霸道彪悍的女土匪黄飞燕,绑架了共产党身份的国民党营长成亲,最后也被抗日了;《独立纵队》的女土匪首火凤凰的一群土匪,被改造成一支抗日劲旅;《冒牌英雄》中手持双枪的虎寨女当家赵大奶奶,如何上演了抗日的民族励志大戏。至于《一代枭雄》女匪首二姨太,最后加入共产党;《关中匪事》的女匪首喜凤,又必然地走上革命道路等等,那就更是海了去了。

    演员的演技雷同。这个雷同就在于都是那么假,还在于都是那么二,甚至都是那么蠢。一个一个的女匪首,简直就像马戏团的小丑般搞笑。可马戏团小丑搞笑是本事,这演女土匪这么搞笑,那就不一样了,简直就是一群大傻瓜。

    其实也别全怪这些女演员,一方面这“混账”的女土匪剧本,本身就是那些低能白痴作家的胡编乱造,一剧之本都是瞪眼造假,那无论这些女演员怎么张牙舞爪,又让这些女演员怎么去表现出艺术的真实?一方面这胡编出的女土匪,让女演员根本就没法有什么生活体验,只能是自己凭空想象,或是听任导演木偶般的摆布,怎么能演的不假模假式?怎么能不演的傻了吧唧?怎么能不演的像耍猴?

    习总指出:“典型人物所达到的高度,就是文艺作品的高度,也是时代的艺术高度。只有创作出典型人物,文艺作品才能有吸引力、感染力、生命力。”一部故事类的影视剧,人物的高度也是作品的高度。而胡编出的“女土匪”参加革命和抗日的影视剧,这些“女土匪”能是时代的艺术高度?

三、“女土匪”泛滥产生“五大虚无”

    这些靠无端想象,胡编滥造出的“女土匪”烂剧,其产生的直接恶果,就是造成“五大虚无”。

    一是虚无民国历史。查查中国人民解放军剿匪记,从1949年下半年开始至1953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先后抽调了大约10个兵团部、41个军部、144个师、2个旅另20个团和海军一部等共150万人的兵力,到1953年底基本结束,全国共歼灭土匪261.59万余人。这里歼灭的261.59万余土匪中,作为匪首的女土匪,总共不过那么一两个。旧中国不管如何万恶,也没有女土匪遍地,更没有美女土匪遍地!或者说,荧屏让女土匪遍地,这是虚无真实的民国历史。

    二是虚无革命史。荧屏上如此泛滥的“女土匪”烂剧,还几乎千篇一律的参加了革命,还绝大多数的“女土匪”都投身到抗日,给年轻观众的感觉,似乎“女土匪”就是抗日的主力军。可在中国革命史,包括抗日史,这是一部十分悲壮和壮丽,极为艰苦和卓绝的伟大史诗中,中共没有吸纳过一个女匪首参加革命,也没有引导一个女匪首走向抗日前线,在中共的中高级女干部中,也没有一个是抗日时期的女匪首出身,并且中共也没有向匪巢派遣过一个去做瓦解工作的女干部。

    既然这压根都没有的事,影视剧却编造出无数的女土匪参加革命和投身抗日,这不是虚无中国革命史?成百部影视剧上映“女土匪”抗日的烂剧,这不是一种抹杀和误导?鲁迅先生1925年就说过:“文艺是国民精神所发的火光,同时也是引导国民精神的前途的灯火。”如此虚无中国革命史,包括抗日史的“女土匪”烂剧,如何能成引导国民精神前途的灯火?

    三是虚无文学史。文学史作为人类文化成果之一,主要研究文学发展的过程﹐总结文学发展的规律﹐其中包括阐述各种文学内容﹑文学形式﹑文学思潮﹑文学流派产生﹑发展和演化的历史。而这个文学史无疑负载在经典作品的传承,没有文学作品的传承就绝无文学史!

    而像改开这样胡编乱造“女土匪”烂剧,不仅编造出女匪首泛滥,还离奇地编造出一群什么国民党女特派员,动则派到某某山头的匪巢去领导女土匪。动则就从影片上看见中共派某某女干部打入匪巢去策反,更是等同于胡说八道。如,影视剧《红娘子》讲述得红军女战士王小红为给根据地伤员筹集药品,假扮新娘坐上了花轿,在半路被一伙土匪抢上黑龙山,电视才演两集半,就从一个基层女八路混上了土匪二当家,如何如何地改造匪巢,让观众简直哭笑不得。

    至于《乌龙山剿匪记》光有一个女匪首四丫头还不刺激,又弄出她手下还有一群女土匪;一部电视剧有一个女匪首还不刺激,那就干脆再增加一个成《两个女匪首》;两个女匪首不过瘾,那就来个《一个男土匪和三个女土匪》。就连《智取华山》也不伦不类地弄出个女土匪杨玉环,《林海雪原》也弄出个女土匪,还让金星跨界去扮演,金星扮演女土匪这东西,这不是自毁形象?类似这样胡编乱造的文学和影视作品,只能是过眼云烟,如何能在文学史上接续!

    四是虚无文以载道。自古以来,“文以载道”就成为一条铁律,就是文学的神圣使命。“文以载道”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能负载时代、社会和历史的信息,一方面能传递人间不朽的大道理和正气。尤其,“文艺事业是党和人民的重要事业,文艺战线是党和人民的重要战线。”对文学艺术的责任和使命,则有了更高的要求和标准。

    习近平在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中尖锐地指出:“文学家、艺术家不能用无端的想象去描写历史,更不能使历史虚无化。文学家、艺术家不可能完全还原历史的真实,但有责任告诉人们真实的历史,告诉人们历史中最有价值的东西。”而像这样用无端的想象,去胡编 “女土匪”,甚至“女太君”滥造的烂剧,能告诉人们真实的历史吗,能负载有价值的信息吗?在编造的虚假信息中,又如何能传承文学的大道,如何能承担起文学艺术的神圣责任和神圣使命?如此这般,中国的电视剧烂剧还有能力去负载正能量吗?

    五是虚无作家的诚信。举凡伟大的作品,一定出自伟大的作家,而伟大的作家,一定有非凡的诚信。而这种诚信就体现在作品能显现出艺术的真实,作家用艺术的真实承诺社会。美国历史上有个大富豪叫霍华德•休斯,晚年过着隐居生活。上世纪70年代,美国一名叫克利福德•埃尔文的作家,声称是休斯的密友,由休斯授权,通过对休斯的采访,出版了休斯的“传记文学”。可休斯出来亲自辟谣后,埃尔文被判刑坐牢。请注意,埃尔文没对休斯造谣、诽谤,他只因向公众撒谎说认识休斯获刑。即便很多年埃尔文出狱后,试图重操写作卖文,没有一家媒体愿意与之合作。

    举这个例子当然不是说美国多道德,只是说一个作家的诚信、品格和担当很重要。像改开大潮奔涌中推出沉渣泛起般,只会胡编“女土匪”和“女太君”烂剧,这样一些“下三滥子”作家,不仅特别低能,还特别没有责任心,只知道用胡编的作品,去骗老百姓的钱,包括哪些用挠首弄姿、耍娇卖萌,糊弄老百姓的“女土匪”和“女太君”,几乎就等同于骗子!他们可知廉耻?他们对于社会和历史有什么诚信? 

    编后语:也许有的人会说,对哪些“女土匪”的电视烂剧,你觉得不好看,不看不就结了!可你看看现在的100多电视频道,还有多少电视剧可看?而老百姓看电视那是交了钱的,到期你少教一毛钱也给你关机。那么,老百姓交钱了,就应该享受优质的电视剧服务。如果电视台把老百姓的血汗钱收上来,买了这些“女土匪烂剧”糊弄百姓,到底肥了谁?又到底坑了谁?那些动辄拿几十、上百万,甚至上千万出场费,扮演女匪的二货演员,最后还不都是拿的老百姓钱!

    况且,电视剧还有“以文化人”的作用,更有建设精神文明的作用,大时代“需要振奋人心的伟大作品”,这遍地的美女土匪,除了能刺激男人的性欲,成振奋人心吗?所以,老百姓无论如何是再不能容忍这些“女土匪”、“女太君”,肆意在荧屏泛滥了!

    希望有关职能部门好好学学习总在“北京文谈会”和中国文联十大、中国作协九大开幕式上的讲话,别混吃等死的把职能当虚设,在新的一年里,不能光靠喊话,要拿出点硬性的措施,就别让那些“女土匪”、“女太君”四处“闹妖”了。就让那些骚哄哄、贱兮兮、傻乎乎的“女土匪”离孩子们远点吧!就让老百姓消消停停过个年,踏踏实实奔小康吧!

 

    

http://bbs8.zhxww.net/UploadFile2008/2014-7/2014771725622215.swf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上一篇]关于中国烟雨情人节(燕语千千) [下一篇]抗日“神剧”咋冒出这么多“女太..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