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宜宾玉皇乡征粮大会(清贫)
[ 录入者:清贫 | 时间:2016-12-11 09:12:47 | 作者:清贫 个人文集 | 来源:原创 | 浏览:168次 ]

 



 

 
   
 
 
 

     四川宜宾革命烈士军人短篇小说集(二)
 
 
作者:清贫
 
 
 
  一
   

    一九五零年二月,根据宜宾庆符县区委的指示,解放军第十军八十四团指导员34岁的李胜多,
带着七个战士其中有:刘天顺、武清忠,军大学员雍永怀等,还有干训班6人,
旧乡丁3人离开庆符县城,向十多公里远的玉篁乡走去。
刚刚解放不久的宜宾庆符县尚处于十分不平静的社会情势里。
在它具有的百多公里范围内,有大量因恶毒、
不甘心国民党失败而决意向新生的人民政权和政权的保卫者一一一中国人民解放军进行残酷报复的敌人,
比如:有土匪、国民党的残留军人、地主、地皮流氓等,就像一个个毒瘤悄悄依附在县城的边缘。
    由于二月初,根据中共宜宾地委、西南军区宜宾军分区征粮剿匪的指示精神
,在宜宾高县和庆符县的住军和县政府的工作队都纷纷进山去征粮和剿匪了
。这就是为什么李指导员,
只带七八个解放军战士去庆符县有十多公里远的玉皇乡开展征粮工作,没有足够战士保护的原因。
   此时是川南宜宾二月刚刚立春过后的三四天。在庆符县城往北的山路上
   今天是灰白色的天。天上有一些灰色的浅云,云层非常高,看上去,没有要下雨的征兆。
   解放军指导员李胜多长得身子魁伟,长脸,非常的机警!他头戴浅黄色军帽,
一颗金细边红五星,腰间紧系一根酱色宽皮带,包括走到他身边的解放军战士,
一个是24岁,苹果脸,身子壮实的刘天顺,
还有身子较高,方脸的25岁的战士武清忠,还有军大学员雍永怀,后面还有四五个工作队员。
李胜多指导员问乡丁:“玉皇乡还有多久到?”
“李指导员,照这个速度,要走到下午16点才到。”
“有很远?”
“是呀。”
军大学员雍永淮说:“我们一定会到那里的。”
“是呀。早点跟那里乡民宣传党的政策,对我们以后的征粮工作有好处。
”李指导员说,他脸上是那样有信心,这是他奉区位指示,带着部分战士等下乡的第一次工作。
他身边长得苹果脸的刘天顺说:“指导员,我相信,没有什么能难住我们解放军的。”
“国民党百多万军队都被我们打败了,还怕这些土匪。”
 
他们在路上这样说着,渐渐地到了中午,他们就吃点干粮。
休息一下,就继续向玉皇乡走去。到16点多钟,
终于看到了在他们左前方,有一大片草房和瓦房忽高忽低些的、背后是土红色山的一个大乡场。
“李指导员,那就是玉皇乡。“
看到前面的玉皇乡是那样孤僻感觉。李指导员感叹到:“嗯,这一定是一个不错的乡。”
说完,就又说:“我们走吧。”对他来说毕竟到了目的地。
“是,指导员。”
然后,好像回到了工作地似的,李指导员就带着自己战士、工作队员等沿这条土路往前面的玉皇乡走去。

    二

 
   乡丁把李指导员等人带到了乡公所院门口,里面是两间瓦房和比较宽的地坝。
李指导员问站在大门口的几个乡丁。
“你们的周乡长呢?”
“不晓得(四川话:不知道)”一个守门的乡丁回答。
李指导员看出,几个乡丁完全就不知道,好像乡长的去向跟他们没关系似的。
“那你们的警备队长卢挺亮呢?”
“我去喊他。”一个乡丁说,就走开了。
过了很一会,乡警备队长卢挺亮快步到了乡公所门口。
李胜多再问:
“怎么没看见你们的周乡长?”
“他今天有事。没来乡公所。”模样淡淡的卢队长回答。
李指导员才作自我介绍说:“我们是区委派来到玉皇乡开展征粮工作的。我是解放军84团指导员李胜多。”
“欢迎李指导员。”卢队长才稍微客气说。
“这样,我们工作组今天晚上就住下这里。明天早上九点半,
在这里开一个征粮群众大会,麻烦你去通知这周围乡里的民众明天来开会。”
“嗯,我马上去办。李指导员你进房里去休息。要吃什么跟伙房里的老向说。”
“好的。”
“那我去了。”然后卢挺亮就走了。

离开了的卢挺亮是从解放前当的旧乡警备队长,就是说
,他虽然被共产党继续留任,但是,他在内心里依然反共。
他一出来,
就做出决定去土匪窝里找土匪头王心和还有刚从国军72军叛逃来的营长陈云龙报告这事
。卢挺亮两手并用。他马上对身边的人员说:“你们去乡里通知村民明天九点半开会。”
“要的(四川话:行)。”
几个队员就和他分开了。
 
等他们走了。
卢挺亮就还是往村后不快不慢地走去,
当他一出村,
顿时向玉皇乡有十里地远的在山林里的土匪窝疾步走去。
天几乎黑尽了,
他见到几天都不呆在乡公所的内心反共的伪乡长
(由于共产党没有时间要改造他们也留用他们)的周大福和土匪头王心和、陈云龙。
当他俩听了卢队长的话,
当即决定袭击共产党的工作队和解放军,要跟共产党解放军来一次别开生面的奇袭。
晚上了,卢挺亮马上返回玉皇乡,目的是进行接下来的一一一传递解放军的信息,配合这次袭击行动。
    请关注八月底在江山文学、凤凰、中国文学网、青藤文学、八斗文学、
中国业余文学网连载的描写四川宜宾高县、庆符县征粮剿匪的长篇小说《鲜血凝成的国土》。
   “指导员,明天就要开会了。真没有想到,我们的工作开展的很不错!”
干训班的学员于兴永说,他是非常有才能的,李指导员让他明天在会上发言,他也充满了期待。
“到时,你还要写一张横幅。”李导员说。
对工作热情的于兴永,把他带有青春光焰的长脸一昂说:“好。”表现出说干就干的共产党干部的优良工作作风特征。
然后他马上进到房里,一会就拿来了毛笔和一张很长的红纸。他在红幅上写有:


           宜宾玉皇乡征粮工作大会。


在一边的武清忠是一个坚定开朗的解放军战士,
还有25岁的刘天顺被桌上的煤油灯照得他苹果脸和他健壮的紧系在他肚皮上的宽皮带的带扣环白亮亮的。他少语。
“好。”武清忠说,“这样的会一定开得顺利。”
他笑呵呵的、非常英武可爱!
“主要会议一开,我们就好开展工作了。”于兴永说。
“好了。今天我们走了大半天了,大家早点睡吧。”李指导员说。他觉得大家睡好觉,明天以积极热情开好大会。
“好的。”大家回答。就散开,到各自房里睡去了。


      三
 
 

     第二天早晨天刚亮,已经商量好的土匪派出一百多人向玉皇乡匆匆而来。还有国民党的一些叛军。我们再次说一下:
1949年12月11日,驻守宜宾城的国军72军军长郭汝瑰带着一万多国军起义。但是,这里面有小部分人是反共的。
陈云龙在72军起义成了后,在1950年一月初,
在宜宾李庄附近带着近一百不到的反动官兵叛逃已经成为解放军部队,
第二天晚上,
来到了庆符县玉皇乡的深山树林里和当地的土匪头王心和勾结在一起,
要和共产党人民解放军干到底。这个长得凶恶、一脸络耳胡的王心和与陈云龙是非常凶恶的人。
   和解放军打过仗的陈云龙,
听了卢挺亮关于玉皇乡公所来了七八个解放军,还有几个文官人员等,觉得是好机会。他身边的副官要身子肥些。
他如一个怨妇,边走边高声嚷嚷道:
“这次,我们一定要把乡公所里搞得天翻地覆!”
“等会听我们命令。”
“是,陈副司令。”
“刘队长,张队长,你
俩带着十多人混进会场,明白吗?”
“嗯。”
“现在是早上7点半。你们换上乡民的衣服,
马上感到老幺家,在八点半到乡公所大院里开会。记住:只要听到我在外面的枪声……”
“很好。”
“去准备吧。”陈副司令说道。
然后,俩土匪队长带着十多个土匪就走开了。
   在早晨近8点,吃过早饭的李指导员和战士们、工作队员开始忙了。
一个干训队员于兴永要爬到房上去把横幅挂到大院的房檐上。解放军战士武清忠觉得他太斯文了就说:
“于同志,你不要上去。我上。”
“是呀,这事让我们战士干。”在一边的战士刘天顺说,他青春活力的脸,看上去非常俊逸!他说干就干。就说:
“武清忠,我们两个来。”
武清忠明白刘天顺要和他一起做。
就两人一边一个,
拿着横幅,走到房檐下搭在上面的梯子,
两人小心都爬上去,把红色的横幅挂在乡公所的房檐上。
李指导员看到在一片蔚蓝色天空下,挂在头顶上写有大字的横幅,
心里就爽朗!他把怀表拿出来一看:8点25分。离九点半还早。就对从梯上下来的两战士说:“走,我们去把凳子搬出来。”
“是,李指导员。”
然后,大家把在一间空房子里的长板凳等都搬出来,
摆放在院子地坝上,等乡民来坐着开会。
这样,过了十多分钟,一个大地坝都摆满了。
李胜多指导员看了看表才8点45,就说:“好了,咱们歇歇。就等乡民们来开会了。”
然后,他们都坐在板凳上聊谈,是呀,他们的心里都多么愉快的!
只要这会一开,老乡们会支持政府的工作,那么,这以后,征粮工作就可以开展下去了。
……
   到了九点,乡警备队长卢挺亮来了。
“李指导员。”他走进了大院,就招呼和干训班(干部训练
班)于兴永商量怎样发言的李指导员。
看到卢挺亮走来,李指导员就结束和于兴永的商量。站起来非常热诚地走到卢挺亮跟前。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李指导员,都按照你的指示办了。不一会,四方的乡民都来开会。”
 
“你辛苦了!”
“这是应该的。”
然后,李指导员把垂放在他腰间紧系宽皮带下的右手抬起,
从他左胸上军衣包里拿出烟,先递了一只跟卢队长;卢队长说不想抽。然后他们聊了起来。
   大约九点半,来开会的宜宾庆符县玉皇乡的乡亲们都陆陆续续地进到乡公所的院子里。
渐渐地,院子里热闹起来了!来的群众都坐在长板凳上,非常高兴和热情!
看到群众都到的差不多了。李指导员说:
“卢队长,请你安排些乡丁维持会场次序。”
“李指导员,没得什么的。”卢队长说。觉得没有必要,态度上显得是李指导员多虑。
李指导员觉得对方漠然,看来也没有什么。就对身边的六个解放军战士说:
“武清忠,刘天顺,雍永淮,你们几个和工作队员在场内负责维持治安,
“是,指导员。”
然后,李指导员对另外三个解放军战士说:“林强,杨红建,吴
飞,戴子奇你们到院外门口警监。”
“是指导员。”
三个解放军战士就到乡公所大院外去警监了。
然后,李指导员回到主席台和另外几个区工作队员坐在桌子旁
,还有卢队长。看到一个个乡民非常兴致勃勃地看着主席台。
李指导员说:“乡亲们,大会马上开始!我们请干训班的于兴永发言。”
然后,大家就一起拍掌。之后,于兴永就春风满面地发言了。


    四


     ……
    “乡亲们!我们是共产党领导的县政府工作队,还有我们的人民解放军。
自从新中国建立来,我们的人民再也不会过被地主老财剥削压榨的生活了。
你们在旧社会,受尽了国民党的战祸,还被吃人的地主老财欺压凌辱,
过着不是人过的日子。现在,你们放心,只要有共产党的领导和人民解放军的保护,你们的日子会欲来越好……
   然后,下面的老乡都热烈地鼓起掌。这时,又有一些老乡(强壮男人)走了进来。
 
他们有些站在村民身后,而在坐有村民的西侧旁是握着冲锋枪的解放军战士武清忠、刘天顺。
这时,有些村民看见有人来了,就把非常高兴脸回转来,看到了五六个
身着村民衣服的男人,就马上收起了高兴的神情,变得阴沉起来!有些就起身,
向院子外如躲凶神般,匆匆走出去。这样,就空出了一些板凳。这些男人就坐上去,
有七八个坐在武清忠、刘天顺旁的板凳上,开始听于兴永发言。

……
他继续发言:
 
“……现在,区政府马上就要收49年度的公粮了。没有粮,就一事无成,
革命就会受影响,解放全中国就充满麻烦,那建设我们新中国就是一句空话。
我们希望每一个村民都明白缴纳粮食就是支持革命,
就是跟新的人民政府和解放军有力的帮助,
只要他们革命胜利了,打倒了反动派和恶霸土匪,你们就会过上好日子,
这不是你们都期盼的事吗?所以,
我们希望你们每一个村民都积极响应人民政府的号召,
积极交粮,我们政府将用钱收购你们的粮食,
绝不会让我们的老乡,一年到头打下的粮食得不到报偿和吃亏的。你们说是不是!”
“是。”下面的村民喊道。
而坐在一些村民刚走了、又来的一些在刘天顺身边的男村民喊声更大。
“对。”于兴永非常有顿挫大声说。他又发言:“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把我们的社会主义农村建设好。是不是!”
“是。”
又是那些人的大喊声超过了在场的群众,好像多真诚的!
这时,卢队长就起来,向场外走出去。走过两解放军身旁,而这时,已经有些村民从会场里走了出来,神情有些惶惶。
“卢队长,你到哪儿去?”解放军战士刘天顺问。
“哦,我看见还有一些村民没有来,我去催他们来开会。”卢队长一副关心的样子回答。
“那你快去吧。”
 
“嗯。”
然后,卢队长匆匆离开有些雅静而还是干训班的于兴永那有力发言声音的会场。
他出了乡场到已经等候在场外土堆下的土匪陈云龙那里去。
“陈副司令,共产党解放军还在得意地开会。还没有发觉我们的举动。
机会已到,可以动手了。”一到陈副司令面前,卢队长马上蹲下说。
“好。”长得一脸横气的原国军营长陈云龙喊道:
“兄弟们,乡公所里就只有几个解放军,跟老子冲进去,干掉他们,占领共产党的乡公所。”
“是,副司令。”
听了他的话,这些土匪立刻开枪,跳出土沟,朝乡公所猛跑去。

   听到场外有枪声,顿时,开会的村民大惊失色,慌乱起来!
此时,故意坐在解放军战士武清忠身边的三四个扮成老百姓的男人,
一起向还没有反应,或根本还没有明白这枪声是怎么回事的武清忠进行扑杀。
武清忠就被一个跑上来的体壮男人扑近,他在对解放军战士极力攻击。
他伸出手意图夺武清忠的步枪。他抓住了枪,武清忠立刻不让。
然后几乎就要倒地的武清忠,没有倒下;另外一个高些、
团脸的男人已经到他身前,有意图不是扑倒武清忠,而有别的想法
。还有另一个矮壮、小眼睛的男人赶上来,不失时机地从武清忠的侧后面,
用有力粗壮的手,圈住武清忠的脖子,想把他扳倒在地。
被人缠着的解放军战士武清忠被扳倒在地;他极力反抗着。
危急中,他避开了又一个土匪的攻击。他本想开枪,
意识到这里还有村民,放弃这个念头。因为这时场面非常乱而此事发生的太突然。
同时,在主席台坐着的李指导员,尽管把枪拿出来了,
他也不能开枪,因为,院里有老百姓和土匪混杂一起,如果打中了老乡,这会令解放军蒙羞名声扫地的。
还有,多个土匪已经攻击干训班的成员。在这样无奈情况下,
有些干训班学员干脆就往院子外跑出来,这样就减少这一非常棘手的麻烦。
接着,有八九个凶悍的男人紧急追出来,到了院外门口边,
这些凶恶的男人把五六个工作人员抓住;还有男人应该是刚出来,
就把站在院外门口边站岗的、还感到迷糊的两解放军战士当场打死,
打中他俩的胸部。还有一个战士还没有反应,被跑到他跟前的两个土匪开枪打死,打中他头。
   一个在乡公所大院外街道上踱步的解放军战士感觉不对,就赶紧往乡场外跑。
他看到了院外门口发生的一切,想去区委报信。马上,就有跑出来的土匪向他追杀上来。
这个解放军战士极力跑出被土匪紧追的范围,他想跟住在区里的何营长报信。但是,
被土匪凶恶追杀。他慌忙跑过场边,慌不择路地跑进了淤泥无栽种的田里,
他想跑过田到那边上土坡再说,但是,被陷进淤泥半截,动不得了。
后被凶毒的土匪拉起来到田边地上,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把这个解放军打的在地上翻滚。
“别打了,跟老子拉到上面的土丘打死!”一个一脸横肉,瘦猴尖下巴的土匪小头叫喊道。
“是,小队长。”
然后,一个土匪说:“刘队长,你立一功。”
“那还说。”
然后几个土匪把半身是泥又湿、鼻子上被打来流血的这个解放军战士拉到田
坎过去在半山腰的土堆上,这小头目迫不及待地走上前,
用手里的勃朗宁手枪对着这个解放军战士的头脸连续开三枪,打死了解放军战士……

    五

    让我们再次回到乡公所大院里。
    解放军战士武清忠在土匪的慌乱中,挣脱出来,他力图对土匪进行打击,
可是手里的枪被土匪抱住。他就看到一个土匪衣服内,显出匕首。就扑倒这个土匪,
放开步枪,迅速拿出这土匪的匕首往这土匪的脚划了一刀;这个土匪惨叫一声,
疼得在地上翻动。又一个土匪立刻向武清忠打了一枪,打在了武清忠的大腿上
,武清忠也倒在地上。顿时,有三个土匪猛跑上来。武清忠在余光中,
 
看见一个长得非常肥的土匪在最前面。就把握有匕首的右手往上一出,刺中这个土匪的肚皮;他顿时站住:
“啊!”惨叫一声,手里的手枪落在地上,双手赶紧捂着他的肥肚皮。
马上,武清忠被打伤在地,失去跑掉的能力……
 
   解放军战士刘天顺被几个土匪打倒在地,脸上鼻子是血。他趁几个土匪再次攻击,
就随手抓过一侧的凳子挡了一下。
一个对刘天顺攻击的土匪身子被抵,他倒下,把他身旁些的两土匪碰了一下;
三土匪往后身子不稳地退些。刘天顺手里有板凳,就起身连续作为武器对付土匪。
一个土匪突然从后面攻击他,一下把他腰抱住,叫喊道:“我抱住他了,蒋三,老六,快打他!快打死他!”
一个是红鼻子的中等身子土匪就跑上来,一下打了刘天顺的头;
又一个土匪用不知从哪里获得的一铁块猛打刘天顺的头;然后,抱住刘天顺腰的土匪,就趁势扳倒他。……
  解放军指导员李胜多退到门边和七八个土匪对射起来。打了一会,他打死了几个土匪,自己的手受伤,
被突然攻上来的土匪抓住,绑了起来。不久包括他们和工作队员都被抓;
发言的于兴永被打成重伤倒在地上。然后,土匪把他们都押走了。
   被抓走的解放军战士、李指导员和工作队员到了十多里远的山里,
分别被关在两间土房里。到了近天黑,等不急的要急于杀人的匪队长张九(被武清忠刺伤肚皮的胖的土匪)对陈云龙说:
“副司令,立刻把他们杀掉!跟共产党一点厉害。”
“那是。”
在一边的他的队员,一个身子环厚、小眼,26岁土匪说道:
“我们张九的肚皮被那个团脸的共军刺了,他回来的时候说,要把他的鸡儿(四川话:男子的根)废了。”
“那好。你们可以尽情把自己怨气发在共军身上。”陈云龙也狂妄说。
“马上去。”用手捂着已经包好受伤肚皮的张九凶横嚷道。
看到天要黑了,他等不得了说:“走。”
然后,有七八个土匪拿着枪、砍刀、匕首向关着四个解放军的房子走进去
,然后是多声惊心的射击声,在几分钟后,房子里就再次回归安静。
又是十多分钟后,有七八个土匪扛着装有被打死的三个解放军的尸体,
在暗淡的天色下,到了乡场,把解放军的尸体扔进十分脏臭难闻的乡场厕所里。解放军干部雍永淮的尸体也扔在附近。
   第二天,得到报告的庆符县副区长徐更贵带着解放军一
个排对依然占据在乡公所的土匪进行攻击,不久解放军84团五连也来参加进攻,
并打退了土匪。第二天,共产党再次开了征粮大会,教育了村民。会后,
有村民报告政府人员,并带解放军和区政府人员,
把厕所里的三个解放军尸体从脏臭难闻,一身粪便捞出来,
把三个解放军的遗体清洗干净,开了追悼大会把四个解放军遗体埋在玉皇乡边的山坡上。
 
后来经四川人民政府批准,玉皇乡改名四烈乡。请关注在中国文学网、
 
中国文学论坛、中国原创文学网、中国业余文学网、青藤文学、
 
江山文学等网站连载的描写1950年四川宜宾高县、
 
庆符解放军征粮剿匪的长篇小说《鲜血凝成的国土》……
 

 李胜多(84团解放军指导员)
 
 解放军战士:刘天顺
 
武清忠
 
 雍永怀


 
 
欢迎接光临文学風家园
  

 

[上一篇]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二十二)(清.. [下一篇]一小块浅绿色胸骨(二十一)(清..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