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家里能有几多愁(梅花君子)
[ 录入者:梅花君子 | 时间:2017-01-23 06:52:50 | 作者:梅花君子 个人文集 | 来源:原创 | 浏览:252次 ]

 

 

 

 

 

 

家里能有几多愁

 

文:梅花君子     编:一缕清风

   

 

 

何大壮心窄,夜里睡不着觉,躺在炕上翻来覆去乱琢磨,四五天光景,人就折磨得脱了相,脸色黑黑,瘦骨嶙峋,好像得了要命的大病。他睡不着,翻身打滚,穷尽了一切办法那也睡不着,他披着衣服,坐在窗前,嘴里叼着烟,一颗接着一颗抽烟,企图抽烟解愁。何大壮老婆兰翠花被浓烈的烟味儿呛醒,捂着嘴巴咔咔咳嗽,一边咳,一边骂:“你个死鬼,没啥事黑灯半夜,你抽得哪门子烟呀,你要死呀。”何大壮不言不语,安静静地坐在那里,黑乎乎的好像一尊没有泥像。他睡不着,特精神,不知疲倦的睁着眼,夜长无梦,焦灼狂躁。他为打发难捱的长夜,守着一笸箩棒子锤,在浓重的夜色里,哗啦哗啦搓棒子锤上的粒子。夜静更深,玉米粒儿,哗啦哗啦,落在笸箩里,忽紧忽慢,好像零星的雨点,敲打玻璃窗,哗啦哗啦,特别烦人。兰翠花刚要迷糊入睡,就被哗啦呼啦的玉米粒飞溅的声音惊醒。她心里埋怨何大壮不就是给儿子结婚吗?这才多大点破事,你老何紧张得战战兢兢,到底不是个办大事的人呀。假如让你当县长,用不了一年,你老何当不住彻底交代了。她一连迷糊三次,都被这哗啦哗啦的声音吵醒。她急眼了,摸起一只破鞋头就扔过去,只听得砰的一声,不偏不斜,正好打他他的脸蛋子上,火辣辣疼,何大壮急眼了,咬着牙,恨不得把她吃了:“你他妈的有毛病咋滴,咋还学着打人了呀。”她急败坏地嘶喊:“你不睡觉,也不让我睡,你他妈的没安好心。”他不再说话,钻进热乎乎的被窝,她用脚踹,大声说:“滚一边去,身子冷得好像冰冰蛋,咋不把你冻死。”他嘿嘿笑了,恬不知耻说语:“冻死好呀,省得一天到晚,操心东操心西,往哪一挺尸,东不知,西不管,那多自在。”说完,就嘿嘿笑。她用手拧他耳朵,狠狠说:“你想得美,我让你死不成活不成,半死不活,让你干难受。”他闭着眼,假装打呼噜装睡,强迫着进入梦香。

何大壮睡不着觉,归根到底,不是因为心小,而是涉及的问题太多,按倒葫芦起来瓢,犯愁呀愁东愁西,心里面好像塞满乱麻,剪不断理还乱,都快把他整疯了。他的儿子,叫何军那是个老实人,太老实,老实得有点过头,就是种缺点。现在这人眼光都变了,他那个年代,男女相亲,只要不残疾,爱劳动,老实忠厚,上数三辈,没有蹲过大牢的,就能顺顺利利说上媳妇。现在这人呀,变了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人,要能说会道,有心眼子,要多坏有多坏,这样的人小姑娘最爱,有的人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扯仨挂俩,妻妾成群,何军在这方面太弱智,笨得好像鸭子,直到现在还是光杆儿一人,真乃愁煞人也。

何军不是念书的材料,用汪二先生的话说,朽木不可雕也。初中毕业,便子承父业,顺着垄沟找豆包。家里地少,一年下来,扣除种子、化肥、底肥、人工、农药等等耗费,年吃年用,有时候还会缺襟短袖,地够不着天,一年又一年,房还是那个房,一点都没变样。他的小舅子兰振廷看不过眼,他再不出面,这个家再过几年,就彻底散板儿了,他开门见山跟何大壮说:“军儿,老大不小了,家里面也没啥存项,以后咋给军儿说媳妇。过了年,让他跟着我去深圳打工,一年挣几万子,赶紧说媳妇。”一句话,提醒了迷迷糊糊的他,看着东家娶媳妇,西家抱孙子,他心里也痒痒,总在反复安慰自己,军这孩子还没到动婚的时候,何必过于着急呀,心急喝不得热黏粥呀。兰振廷掰着手指头,把自家亲戚与军年龄相仿的掰着手指头,挨着个数一遍,其他人都结婚了,有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他一激灵,才从迷迷糊糊状态中清醒过来,跟前附近没结婚的小姑娘,无论是读大学的还是打工的,都在外面飘着,没有哪家闺女在家里陪着爹妈种地。种地在某些人眼里,都是最没出息的活计。他咬了咬牙,大有刘备托孤的悲壮,眼里都转泪了,不依不饶说:“过了年,我就把军儿交给你,你是他亲娘舅,你可得好好照顾他,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要拿你姐试问。”他说话还挺咬木头。

兰振廷带着何军那几年,倒是没少赚钱,一年下来能净剩六万还挂零。庄稼人有钱,在柜子里是存不住的,便拉砖拉石头备水泥,盖了高大壮观的高房子,里面又进行装修,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何军年龄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龄青年了,与前后院的人相比,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前院李生二十七比他小两个月,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后院的张骞前年结婚,才一年光景,就跑步进城,过上了楼上楼下的都市生活。何大壮看着新盖新修的房子,满面春风,自言自语:“如今,我何家栽上了梧桐树,我就不信不来金凤凰。”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东西两院邻居们听的,那意思之外就是别看你们孩子比我家军结婚早,到后来不一定赶上我们军的命好。高房建好,给他长了面子,处处不忘吹嘘军几次,他总是反复磨叨这样的内容:“我们家—军儿。这些年跟着他亲娘舅,在南方混得还不错,钱没少赚,不算累,比在家有出息多了。南方的大老板,一心想把他亲侄女介绍给他,我们军儿不干呀,大老板请他娘舅当调和人,军死活都不吐口。军,我们军孝顺呀,非得在老家这边说媳妇。谁家的闺女,要是摊上我们军儿这个女婿,那可是前世修来的福……”好话说三遍,狗都不稀罕,他说的何止三遍。人们都这耳朵听,那个耳朵冒了,全当狗放屁了。

何军三十岁那年,整个村子从东头数到西头,就剩何军一个老光棍了。何大壮感觉颜面无存,那块有人就往那块去,撕掉原来那层伪装的面皮,低声下气地求人:“你们给上上心,帮着我们军,说一个人。没有姑娘,说一个离婚的也可以,丑俊不在乎,只要能生能养,会过日子就行。”人们脸色木然,并不为他的哀告所动,他觉得诚意不够,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接着说:“我这人你们还不清楚,谁给我帮忙,还能白让他帮忙,肯定会给你挺大的好处。”有人感觉他太可怜了,再不接言,心里和面子都说不过去,有人说:“我们倒是想给你家军儿当媒人,咱们跟前左右这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前营子杜老幺的闺女刚离婚,前脚离婚,后脚就有人跟着。我们呀,把这事当成大事,有合适的泼命给你家军介绍。”他心里明镜知道,这都是搪塞话。他家现在是人穷位低,谁都不把当豆儿。

何军三十二那年冬天,期许许久的姻缘,如同闪电一样,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刷拉一下就降临到他眼前。何军这个人老实巴交,不怎么结交外界朋友,属于典型的闷葫芦,所以他的佳缘难续。这次却突如其来,跟何军在一起打工的南河沟的李大胜突然找到他,远在哈尔滨城郊的阿城的表妹杨小环结婚还不到半年,没生过孩子,啥啰嗦都没有,杨小环原来的老公在道里区喝酒,就因为芝麻粒那么大的小事,怒火中烧,把人捅死,不吃枪子,最起码一辈子就得圈在监狱里,杨小环要离开伤心地远嫁他乡,重新新的生活。何军一听都快乐得蹦高了,何大壮也是喜笑颜开,把李大胜视为贵宾,好吃好喝好招待,临走的时候,何大壮还特意塞给李大胜一千元辛苦钱,攥着他的手舍不得撒,拍着胸脯打包票说:“孩子,只要你能把这桩事给管成了,我肯定会好好补偿补偿你的,最次也得给你个万八千的。”何大壮感觉李大胜就是拯救他家烟火传承的救命稻草,只要敢大胆的舍,才能得到你所期待的回报。李大胜晃晃脑袋,还真谦虚起来:“叔,你这话说得可就太见外了,我跟何军那是啥关系,就差一个头没磕在地上。想当年我们在一起干的时候,好得都跟亲兄弟似的,叔我声明一点,我可不是冲着你们家那点钱来的。只要是我把这门亲事给攒成了,咱们这不是亲上加亲吗?我们两家走动会更勤,那多好呀。”李大胜推辞一番,把钱也就装进腰包里。李大胜跟何军勾肩搭背,亲昵的好像一个人似得,何大壮对何军另眼相看,没想到这个闷葫芦,还挺会联系人的,自己身不动膀不摇,就有人把媳妇送上门来,这才叫有福不用忙,没福跑断肠……

何军抱着李大胜递过来的热罐,紧紧抱着舍不得放手。闲着没事的时候,手里端详着杨小环的照片,好像掉进蜜罐子里,想走都走不了,五彩缤纷的憧憬,使何军精神焕发。沉浸在幸福的生活的幻觉里。等呀等,盼呀盼,一个月两个月,别人都说李大胜那是啥人呀,啥屎都拉,就是不拉人屎,千万要小心呀,别让他把你给做了。

一连过了三个月,李大胜好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何军多次在附近赶集的时候,见人就扫听李大胜的下落,人们都说他欠了很多的赌债,把家里面的黑色的大骡子都卖了还了赌债,怕被欠债的人,堵到家里面挨揍,所以他跑了,手机关机,就是活神仙都找不到呀。何军知道李大胜最大的毛病,那就是赌钱。在深圳打工的时候,有一次他耍钱输急眼的时候,四五千元的手表,两千元就买,真他妈败家,拿着钱又去赌钱,一眨眼全都输光了。李大胜找到他,恨不得跪在地上,管他叫爹:“大军呀,只要你借给我一千大洋,让我把本捞回来,你就是我亲兄弟,我就是你亲哥。”何军没啥心眼,心里面也没防备。他想,李大胜跟他离着不远,能借钱不还吗,亲不亲故乡人吗?他从银行卡取出一千元给他预急。他没想到,李大胜这次大获全胜,把把赢钱,一下子赢了六万八呀,恰到好处,果断刹车,收获满满,美得腚沟里都闪烁着笑容。李大胜当着全宿舍八个哥兄弟面前,手里捻出新崭崭的五千元票子,粗声大嗓的嚷嚷:“大军,我就是你亲哥,你就是我亲弟。这五千是哥哥点小意思,哥以后大发的时候,我吃饺子总得让弟弟喝汤。”众人哗然,对赌鬼李大胜刮目相看,钱在他手里还真能下崽,而且还无计其数呀。

何大壮一家人,盼呀等呀,暴躁如雷,火冒钻天,乃至心灰意冷,不抱希望的时候,李大胜领着表妹杨小环来了,何大壮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何大壮虽然没有相中杨小环个头模样,只能算是一般人,但是这姑娘头脑灵泛,能说会道,真要是跟何军一心一意过日子,以后有个孩子肯定贼精贼坏,何家的门庭可就要牛B闪闪了。

杨小环进了这个家,便没把自己当外人,帮着炒菜,帮着做饭,她直截了当说,她已经结过一次婚了,结婚那些事对她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一丁点都不新鲜了。她说我们哈尔滨人,最讲究实在,最看不起哪些装B犯,扭扭捏捏,好像少不更事的青春少女。她不嫌弃何军老实,她的原来的男人,主要就是太不老实,捅死了人,闹不好要吃枪子。她彻底想明白了,还得跟老实人过日子,心里踏实不担心受怕,穷过富过,心里安然就好。

杨小环在何家住了半个月,她主动要求跟何军住在一起,两个人黏黏糊糊,有说不完的话。何大壮在东屋听得清清楚楚,说着说着哭了,抽抽搭搭,哭着哭着,又笑了哈哈大笑,无遮无掩。兰翠花用力的拧了他胳膊,训斥着:“老不正经,你不嫌害臊,孩子们说话你也听,真不要脸。”何大壮用被子蒙住头,呼哧呼哧喘一会粗气,便进入梦乡,没有了思想负担,所以睡得特别踏实。

杨小环说要回去办手续,先跟原来的男人把离婚办了,再跟何军好好过日子。何大壮心里面敲小鼓,就怕杨小环烫他。这些日子,何军在她身上没少花钱,原来想给他买华为手机,她嫌太低端在娘家哥哥跟前掉价,何军二话没说就给她买了苹果……掰着手指一算,前前后后,林林总总,花了三万多。杨小环看出何大壮的心思,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杯酒,不遮不掩地说:“爸爸,你是不是担心我是大骗子。我跟你说,要骗我也不会跟着我表哥到这里来。我告诉你说,我随便往哪个酒店一溜达,黏上哪个大老板,几天功夫就能炸出十万八万。我是正经人,就想要过好日子。我不图何军啥,就图他老实没坏心眼子。我不想再缺德冒烟了,想跟何军生孩子好好过日子。”何大壮听了这番话,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杨小环跟李大胜一走,两个多月都没动静。周围的邻居们,便在背后嘁嘁喳喳议论。杨小环根本就不是啥好东西,不准让多少老爷们骑过,她在何家炸了不少东西,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再说,李大胜那是啥人呀,缺德带冒烟的,前些年耍钱输急眼的时候,就连他老丈人都敢坑。这是啥人,不折不扣的人渣呀……何大壮心里有苦难言,说一千道一万,不就是何军老实巴交,不会在外面勾搭媳妇吗?

七天前,杨小环直接给何大壮打电话,说手续已经办完了。娘家妈胃病犯了,挺厉害在医院里打吊针,等娘家妈好了就过去跟何军结婚。她一再说,买一台43吋液晶就行,不要特大的,屋子小看着不好看,电脑、洗衣机这些东西不要,以后有钱再买。何军脑瓜子一热乎,又给杨小环打过八千,赶紧给丈母娘治病……

何大壮心里面不落神,夜里说不着,辗转反侧,幻想着各种可怕的结局,心惊肉跳,脑瓜门出汗,耳朵里全是邻居们的议论。何青媳妇说“我大爷尽做白日梦,那个女的,可不是一般人物,她能跟何军安分守己过一辈子。”何大伟说:“我二哥鬼迷心窍了,我劝过他多少次了。前边本来就是一个悬崖,掐着耳朵嘱咐别跳,跳下去没摔得粉身碎骨,他不听呀,再说他就急眼了。”他能不多想吗,杨小环回来结婚那倒是好事,但愿她安分守己,不在外面乱整。假如说,她跟李大胜合着伙把他给烫了,那就彻底把这家子给毁了,辛辛苦苦挣点钱太不容易。这些钱打了水漂,彻底完了,后半辈都翻不过身。

 

 

 

 

 

何大壮心窄,夜里睡不着觉,躺在炕上翻来覆去乱琢磨,四五天光景,人就折磨得脱了相,脸色黑黑,瘦骨嶙峋,好像得了要命的大病。他睡不着,翻身打滚,穷尽了一切办法那也睡不着,他披着衣服,坐在窗前,嘴里叼着烟,一颗接着一颗抽烟,企图抽烟解愁。何大壮老婆兰翠花被浓烈的烟味儿呛醒,捂着嘴巴咔咔咳嗽,一边咳,一边骂:“你个死鬼,没啥事黑灯半夜,你抽得哪门子烟呀,你要死呀。”何大壮不言不语,安静静地坐在那里,黑乎乎的好像一尊没有泥像。他睡不着,特精神,不知疲倦的睁着眼,夜长无梦,焦灼狂躁。他为打发难捱的长夜,守着一笸箩棒子锤,在浓重的夜色里,哗啦哗啦搓棒子锤上的粒子。夜静更深,玉米粒儿,哗啦哗啦,落在笸箩里,忽紧忽慢,好像零星的雨点,敲打玻璃窗,哗啦哗啦,特别烦人。兰翠花刚要迷糊入睡,就被哗啦呼啦的玉米粒飞溅的声音惊醒。她心里埋怨何大壮不就是给儿子结婚吗?这才多大点破事,你老何紧张得战战兢兢,到底不是个办大事的人呀。假如让你当县长,用不了一年,你老何当不住彻底交代了。她一连迷糊三次,都被这哗啦哗啦的声音吵醒。她急眼了,摸起一只破鞋头就扔过去,只听得砰的一声,不偏不斜,正好打他他的脸蛋子上,火辣辣疼,何大壮急眼了,咬着牙,恨不得把她吃了:“你他妈的有毛病咋滴,咋还学着打人了呀。”她急败坏地嘶喊:“你不睡觉,也不让我睡,你他妈的没安好心。”他不再说话,钻进热乎乎的被窝,她用脚踹,大声说:“滚一边去,身子冷得好像冰冰蛋,咋不把你冻死。”他嘿嘿笑了,恬不知耻说语:“冻死好呀,省得一天到晚,操心东操心西,往哪一挺尸,东不知,西不管,那多自在。”说完,就嘿嘿笑。她用手拧他耳朵,狠狠说:“你想得美,我让你死不成活不成,半死不活,让你干难受。”他闭着眼,假装打呼噜装睡,强迫着进入梦香。

何大壮睡不着觉,归根到底,不是因为心小,而是涉及的问题太多,按倒葫芦起来瓢,犯愁呀愁东愁西,心里面好像塞满乱麻,剪不断理还乱,都快把他整疯了。他的儿子,叫何军那是个老实人,太老实,老实得有点过头,就是种缺点。现在这人眼光都变了,他那个年代,男女相亲,只要不残疾,爱劳动,老实忠厚,上数三辈,没有蹲过大牢的,就能顺顺利利说上媳妇。现在这人呀,变了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人,要能说会道,有心眼子,要多坏有多坏,这样的人小姑娘最爱,有的人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扯仨挂俩,妻妾成群,何军在这方面太弱智,笨得好像鸭子,直到现在还是光杆儿一人,真乃愁煞人也。

何军不是念书的材料,用汪二先生的话说,朽木不可雕也。初中毕业,便子承父业,顺着垄沟找豆包。家里地少,一年下来,扣除种子、化肥、底肥、人工、农药等等耗费,年吃年用,有时候还会缺襟短袖,地够不着天,一年又一年,房还是那个房,一点都没变样。他的小舅子兰振廷看不过眼,他再不出面,这个家再过几年,就彻底散板儿了,他开门见山跟何大壮说:“军儿,老大不小了,家里面也没啥存项,以后咋给军儿说媳妇。过了年,让他跟着我去深圳打工,一年挣几万子,赶紧说媳妇。”一句话,提醒了迷迷糊糊的他,看着东家娶媳妇,西家抱孙子,他心里也痒痒,总在反复安慰自己,军这孩子还没到动婚的时候,何必过于着急呀,心急喝不得热黏粥呀。兰振廷掰着手指头,把自家亲戚与军年龄相仿的掰着手指头,挨着个数一遍,其他人都结婚了,有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他一激灵,才从迷迷糊糊状态中清醒过来,跟前附近没结婚的小姑娘,无论是读大学的还是打工的,都在外面飘着,没有哪家闺女在家里陪着爹妈种地。种地在某些人眼里,都是最没出息的活计。他咬了咬牙,大有刘备托孤的悲壮,眼里都转泪了,不依不饶说:“过了年,我就把军儿交给你,你是他亲娘舅,你可得好好照顾他,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要拿你姐试问。”他说话还挺咬木头。

兰振廷带着何军那几年,倒是没少赚钱,一年下来能净剩六万还挂零。庄稼人有钱,在柜子里是存不住的,便拉砖拉石头备水泥,盖了高大壮观的高房子,里面又进行装修,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何军年龄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龄青年了,与前后院的人相比,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前院李生二十七比他小两个月,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后院的张骞前年结婚,才一年光景,就跑步进城,过上了楼上楼下的都市生活。何大壮看着新盖新修的房子,满面春风,自言自语:“如今,我何家栽上了梧桐树,我就不信不来金凤凰。”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东西两院邻居们听的,那意思之外就是别看你们孩子比我家军结婚早,到后来不一定赶上我们军的命好。高房建好,给他长了面子,处处不忘吹嘘军几次,他总是反复磨叨这样的内容:“我们家—军儿。这些年跟着他亲娘舅,在南方混得还不错,钱没少赚,不算累,比在家有出息多了。南方的大老板,一心想把他亲侄女介绍给他,我们军儿不干呀,大老板请他娘舅当调和人,军死活都不吐口。军,我们军孝顺呀,非得在老家这边说媳妇。谁家的闺女,要是摊上我们军儿这个女婿,那可是前世修来的福……”好话说三遍,狗都不稀罕,他说的何止三遍。人们都这耳朵听,那个耳朵冒了,全当狗放屁了。

何军三十岁那年,整个村子从东头数到西头,就剩何军一个老光棍了。何大壮感觉颜面无存,那块有人就往那块去,撕掉原来那层伪装的面皮,低声下气地求人:“你们给上上心,帮着我们军,说一个人。没有姑娘,说一个离婚的也可以,丑俊不在乎,只要能生能养,会过日子就行。”人们脸色木然,并不为他的哀告所动,他觉得诚意不够,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接着说:“我这人你们还不清楚,谁给我帮忙,还能白让他帮忙,肯定会给你挺大的好处。”有人感觉他太可怜了,再不接言,心里和面子都说不过去,有人说:“我们倒是想给你家军儿当媒人,咱们跟前左右这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前营子杜老幺的闺女刚离婚,前脚离婚,后脚就有人跟着。我们呀,把这事当成大事,有合适的泼命给你家军介绍。”他心里明镜知道,这都是搪塞话。他家现在是人穷位低,谁都不把当豆儿。

何军三十二那年冬天,期许许久的姻缘,如同闪电一样,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刷拉一下就降临到他眼前。何军这个人老实巴交,不怎么结交外界朋友,属于典型的闷葫芦,所以他的佳缘难续。这次却突如其来,跟何军在一起打工的南河沟的李大胜突然找到他,远在哈尔滨城郊的阿城的表妹杨小环结婚还不到半年,没生过孩子,啥啰嗦都没有,杨小环原来的老公在道里区喝酒,就因为芝麻粒那么大的小事,怒火中烧,把人捅死,不吃枪子,最起码一辈子就得圈在监狱里,杨小环要离开伤心地远嫁他乡,重新新的生活。何军一听都快乐得蹦高了,何大壮也是喜笑颜开,把李大胜视为贵宾,好吃好喝好招待,临走的时候,何大壮还特意塞给李大胜一千元辛苦钱,攥着他的手舍不得撒,拍着胸脯打包票说:“孩子,只要你能把这桩事给管成了,我肯定会好好补偿补偿你的,最次也得给你个万八千的。”何大壮感觉李大胜就是拯救他家烟火传承的救命稻草,只要敢大胆的舍,才能得到你所期待的回报。李大胜晃晃脑袋,还真谦虚起来:“叔,你这话说得可就太见外了,我跟何军那是啥关系,就差一个头没磕在地上。想当年我们在一起干的时候,好得都跟亲兄弟似的,叔我声明一点,我可不是冲着你们家那点钱来的。只要是我把这门亲事给攒成了,咱们这不是亲上加亲吗?我们两家走动会更勤,那多好呀。”李大胜推辞一番,把钱也就装进腰包里。李大胜跟何军勾肩搭背,亲昵的好像一个人似得,何大壮对何军另眼相看,没想到这个闷葫芦,还挺会联系人的,自己身不动膀不摇,就有人把媳妇送上门来,这才叫有福不用忙,没福跑断肠……

何军抱着李大胜递过来的热罐,紧紧抱着舍不得放手。闲着没事的时候,手里端详着杨小环的照片,好像掉进蜜罐子里,想走都走不了,五彩缤纷的憧憬,使何军精神焕发。沉浸在幸福的生活的幻觉里。等呀等,盼呀盼,一个月两个月,别人都说李大胜那是啥人呀,啥屎都拉,就是不拉人屎,千万要小心呀,别让他把你给做了。

一连过了三个月,李大胜好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何军多次在附近赶集的时候,见人就扫听李大胜的下落,人们都说他欠了很多的赌债,把家里面的黑色的大骡子都卖了还了赌债,怕被欠债的人,堵到家里面挨揍,所以他跑了,手机关机,就是活神仙都找不到呀。何军知道李大胜最大的毛病,那就是赌钱。在深圳打工的时候,有一次他耍钱输急眼的时候,四五千元的手表,两千元就买,真他妈败家,拿着钱又去赌钱,一眨眼全都输光了。李大胜找到他,恨不得跪在地上,管他叫爹:“大军呀,只要你借给我一千大洋,让我把本捞回来,你就是我亲兄弟,我就是你亲哥。”何军没啥心眼,心里面也没防备。他想,李大胜跟他离着不远,能借钱不还吗,亲不亲故乡人吗?他从银行卡取出一千元给他预急。他没想到,李大胜这次大获全胜,把把赢钱,一下子赢了六万八呀,恰到好处,果断刹车,收获满满,美得腚沟里都闪烁着笑容。李大胜当着全宿舍八个哥兄弟面前,手里捻出新崭崭的五千元票子,粗声大嗓的嚷嚷:“大军,我就是你亲哥,你就是我亲弟。这五千是哥哥点小意思,哥以后大发的时候,我吃饺子总得让弟弟喝汤。”众人哗然,对赌鬼李大胜刮目相看,钱在他手里还真能下崽,而且还无计其数呀。

何大壮一家人,盼呀等呀,暴躁如雷,火冒钻天,乃至心灰意冷,不抱希望的时候,李大胜领着表妹杨小环来了,何大壮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何大壮虽然没有相中杨小环个头模样,只能算是一般人,但是这姑娘头脑灵泛,能说会道,真要是跟何军一心一意过日子,以后有个孩子肯定贼精贼坏,何家的门庭可就要牛B闪闪了。

杨小环进了这个家,便没把自己当外人,帮着炒菜,帮着做饭,她直截了当说,她已经结过一次婚了,结婚那些事对她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一丁点都不新鲜了。她说我们哈尔滨人,最讲究实在,最看不起哪些装B犯,扭扭捏捏,好像少不更事的青春少女。她不嫌弃何军老实,她的原来的男人,主要就是太不老实,捅死了人,闹不好要吃枪子。她彻底想明白了,还得跟老实人过日子,心里踏实不担心受怕,穷过富过,心里安然就好。

杨小环在何家住了半个月,她主动要求跟何军住在一起,两个人黏黏糊糊,有说不完的话。何大壮在东屋听得清清楚楚,说着说着哭了,抽抽搭搭,哭着哭着,又笑了哈哈大笑,无遮无掩。兰翠花用力的拧了他胳膊,训斥着:“老不正经,你不嫌害臊,孩子们说话你也听,真不要脸。”何大壮用被子蒙住头,呼哧呼哧喘一会粗气,便进入梦乡,没有了思想负担,所以睡得特别踏实。

杨小环说要回去办手续,先跟原来的男人把离婚办了,再跟何军好好过日子。何大壮心里面敲小鼓,就怕杨小环烫他。这些日子,何军在她身上没少花钱,原来想给他买华为手机,她嫌太低端在娘家哥哥跟前掉价,何军二话没说就给她买了苹果……掰着手指一算,前前后后,林林总总,花了三万多。杨小环看出何大壮的心思,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杯酒,不遮不掩地说:“爸爸,你是不是担心我是大骗子。我跟你说,要骗我也不会跟着我表哥到这里来。我告诉你说,我随便往哪个酒店一溜达,黏上哪个大老板,几天功夫就能炸出十万八万。我是正经人,就想要过好日子。我不图何军啥,就图他老实没坏心眼子。我不想再缺德冒烟了,想跟何军生孩子好好过日子。”何大壮听了这番话,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杨小环跟李大胜一走,两个多月都没动静。周围的邻居们,便在背后嘁嘁喳喳议论。杨小环根本就不是啥好东西,不准让多少老爷们骑过,她在何家炸了不少东西,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再说,李大胜那是啥人呀,缺德带冒烟的,前些年耍钱输急眼的时候,就连他老丈人都敢坑。这是啥人,不折不扣的人渣呀……何大壮心里有苦难言,说一千道一万,不就是何军老实巴交,不会在外面勾搭媳妇吗?

七天前,杨小环直接给何大壮打电话,说手续已经办完了。娘家妈胃病犯了,挺厉害在医院里打吊针,等娘家妈好了就过去跟何军结婚。她一再说,买一台43吋液晶就行,不要特大的,屋子小看着不好看,电脑、洗衣机这些东西不要,以后有钱再买。何军脑瓜子一热乎,又给杨小环打过八千,赶紧给丈母娘治病……

何大壮心里面不落神,夜里说不着,辗转反侧,幻想着各种可怕的结局,心惊肉跳,脑瓜门出汗,耳朵里全是邻居们的议论。何青媳妇说“我大爷尽做白日梦,那个女的,可不是一般人物,她能跟何军安分守己过一辈子。”何大伟说:“我二哥鬼迷心窍了,我劝过他多少次了。前边本来就是一个悬崖,掐着耳朵嘱咐别跳,跳下去没摔得粉身碎骨,他不听呀,再说他就急眼了。”他能不多想吗,杨小环回来结婚那倒是好事,但愿她安分守己,不在外面乱整。假如说,她跟李大胜合着伙把他给烫了,那就彻底把这家子给毁了,辛辛苦苦挣点钱太不容易。这些钱打了水漂,彻底完了,后半辈都翻不过身。

 

 

 

 

 

何大壮心窄,夜里睡不着觉,躺在炕上翻来覆去乱琢磨,四五天光景,人就折磨得脱了相,脸色黑黑,瘦骨嶙峋,好像得了要命的大病。他睡不着,翻身打滚,穷尽了一切办法那也睡不着,他披着衣服,坐在窗前,嘴里叼着烟,一颗接着一颗抽烟,企图抽烟解愁。何大壮老婆兰翠花被浓烈的烟味儿呛醒,捂着嘴巴咔咔咳嗽,一边咳,一边骂:“你个死鬼,没啥事黑灯半夜,你抽得哪门子烟呀,你要死呀。”何大壮不言不语,安静静地坐在那里,黑乎乎的好像一尊没有泥像。他睡不着,特精神,不知疲倦的睁着眼,夜长无梦,焦灼狂躁。他为打发难捱的长夜,守着一笸箩棒子锤,在浓重的夜色里,哗啦哗啦搓棒子锤上的粒子。夜静更深,玉米粒儿,哗啦哗啦,落在笸箩里,忽紧忽慢,好像零星的雨点,敲打玻璃窗,哗啦哗啦,特别烦人。兰翠花刚要迷糊入睡,就被哗啦呼啦的玉米粒飞溅的声音惊醒。她心里埋怨何大壮不就是给儿子结婚吗?这才多大点破事,你老何紧张得战战兢兢,到底不是个办大事的人呀。假如让你当县长,用不了一年,你老何当不住彻底交代了。她一连迷糊三次,都被这哗啦哗啦的声音吵醒。她急眼了,摸起一只破鞋头就扔过去,只听得砰的一声,不偏不斜,正好打他他的脸蛋子上,火辣辣疼,何大壮急眼了,咬着牙,恨不得把她吃了:“你他妈的有毛病咋滴,咋还学着打人了呀。”她急败坏地嘶喊:“你不睡觉,也不让我睡,你他妈的没安好心。”他不再说话,钻进热乎乎的被窝,她用脚踹,大声说:“滚一边去,身子冷得好像冰冰蛋,咋不把你冻死。”他嘿嘿笑了,恬不知耻说语:“冻死好呀,省得一天到晚,操心东操心西,往哪一挺尸,东不知,西不管,那多自在。”说完,就嘿嘿笑。她用手拧他耳朵,狠狠说:“你想得美,我让你死不成活不成,半死不活,让你干难受。”他闭着眼,假装打呼噜装睡,强迫着进入梦香。

何大壮睡不着觉,归根到底,不是因为心小,而是涉及的问题太多,按倒葫芦起来瓢,犯愁呀愁东愁西,心里面好像塞满乱麻,剪不断理还乱,都快把他整疯了。他的儿子,叫何军那是个老实人,太老实,老实得有点过头,就是种缺点。现在这人眼光都变了,他那个年代,男女相亲,只要不残疾,爱劳动,老实忠厚,上数三辈,没有蹲过大牢的,就能顺顺利利说上媳妇。现在这人呀,变了变得跟以前大不一样了。人,要能说会道,有心眼子,要多坏有多坏,这样的人小姑娘最爱,有的人都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扯仨挂俩,妻妾成群,何军在这方面太弱智,笨得好像鸭子,直到现在还是光杆儿一人,真乃愁煞人也。

何军不是念书的材料,用汪二先生的话说,朽木不可雕也。初中毕业,便子承父业,顺着垄沟找豆包。家里地少,一年下来,扣除种子、化肥、底肥、人工、农药等等耗费,年吃年用,有时候还会缺襟短袖,地够不着天,一年又一年,房还是那个房,一点都没变样。他的小舅子兰振廷看不过眼,他再不出面,这个家再过几年,就彻底散板儿了,他开门见山跟何大壮说:“军儿,老大不小了,家里面也没啥存项,以后咋给军儿说媳妇。过了年,让他跟着我去深圳打工,一年挣几万子,赶紧说媳妇。”一句话,提醒了迷迷糊糊的他,看着东家娶媳妇,西家抱孙子,他心里也痒痒,总在反复安慰自己,军这孩子还没到动婚的时候,何必过于着急呀,心急喝不得热黏粥呀。兰振廷掰着手指头,把自家亲戚与军年龄相仿的掰着手指头,挨着个数一遍,其他人都结婚了,有的孩子都能打酱油了。他一激灵,才从迷迷糊糊状态中清醒过来,跟前附近没结婚的小姑娘,无论是读大学的还是打工的,都在外面飘着,没有哪家闺女在家里陪着爹妈种地。种地在某些人眼里,都是最没出息的活计。他咬了咬牙,大有刘备托孤的悲壮,眼里都转泪了,不依不饶说:“过了年,我就把军儿交给你,你是他亲娘舅,你可得好好照顾他,军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可要拿你姐试问。”他说话还挺咬木头。

兰振廷带着何军那几年,倒是没少赚钱,一年下来能净剩六万还挂零。庄稼人有钱,在柜子里是存不住的,便拉砖拉石头备水泥,盖了高大壮观的高房子,里面又进行装修,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何军年龄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大龄青年了,与前后院的人相比,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前院李生二十七比他小两个月,孩子都上幼儿园了。后院的张骞前年结婚,才一年光景,就跑步进城,过上了楼上楼下的都市生活。何大壮看着新盖新修的房子,满面春风,自言自语:“如今,我何家栽上了梧桐树,我就不信不来金凤凰。”这话是说给自己听的,也是说给东西两院邻居们听的,那意思之外就是别看你们孩子比我家军结婚早,到后来不一定赶上我们军的命好。高房建好,给他长了面子,处处不忘吹嘘军几次,他总是反复磨叨这样的内容:“我们家—军儿。这些年跟着他亲娘舅,在南方混得还不错,钱没少赚,不算累,比在家有出息多了。南方的大老板,一心想把他亲侄女介绍给他,我们军儿不干呀,大老板请他娘舅当调和人,军死活都不吐口。军,我们军孝顺呀,非得在老家这边说媳妇。谁家的闺女,要是摊上我们军儿这个女婿,那可是前世修来的福……”好话说三遍,狗都不稀罕,他说的何止三遍。人们都这耳朵听,那个耳朵冒了,全当狗放屁了。

何军三十岁那年,整个村子从东头数到西头,就剩何军一个老光棍了。何大壮感觉颜面无存,那块有人就往那块去,撕掉原来那层伪装的面皮,低声下气地求人:“你们给上上心,帮着我们军,说一个人。没有姑娘,说一个离婚的也可以,丑俊不在乎,只要能生能养,会过日子就行。”人们脸色木然,并不为他的哀告所动,他觉得诚意不够,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他接着说:“我这人你们还不清楚,谁给我帮忙,还能白让他帮忙,肯定会给你挺大的好处。”有人感觉他太可怜了,再不接言,心里和面子都说不过去,有人说:“我们倒是想给你家军儿当媒人,咱们跟前左右这根本就没有合适的。前营子杜老幺的闺女刚离婚,前脚离婚,后脚就有人跟着。我们呀,把这事当成大事,有合适的泼命给你家军介绍。”他心里明镜知道,这都是搪塞话。他家现在是人穷位低,谁都不把当豆儿。

何军三十二那年冬天,期许许久的姻缘,如同闪电一样,还没等他缓过神来,刷拉一下就降临到他眼前。何军这个人老实巴交,不怎么结交外界朋友,属于典型的闷葫芦,所以他的佳缘难续。这次却突如其来,跟何军在一起打工的南河沟的李大胜突然找到他,远在哈尔滨城郊的阿城的表妹杨小环结婚还不到半年,没生过孩子,啥啰嗦都没有,杨小环原来的老公在道里区喝酒,就因为芝麻粒那么大的小事,怒火中烧,把人捅死,不吃枪子,最起码一辈子就得圈在监狱里,杨小环要离开伤心地远嫁他乡,重新新的生活。何军一听都快乐得蹦高了,何大壮也是喜笑颜开,把李大胜视为贵宾,好吃好喝好招待,临走的时候,何大壮还特意塞给李大胜一千元辛苦钱,攥着他的手舍不得撒,拍着胸脯打包票说:“孩子,只要你能把这桩事给管成了,我肯定会好好补偿补偿你的,最次也得给你个万八千的。”何大壮感觉李大胜就是拯救他家烟火传承的救命稻草,只要敢大胆的舍,才能得到你所期待的回报。李大胜晃晃脑袋,还真谦虚起来:“叔,你这话说得可就太见外了,我跟何军那是啥关系,就差一个头没磕在地上。想当年我们在一起干的时候,好得都跟亲兄弟似的,叔我声明一点,我可不是冲着你们家那点钱来的。只要是我把这门亲事给攒成了,咱们这不是亲上加亲吗?我们两家走动会更勤,那多好呀。”李大胜推辞一番,把钱也就装进腰包里。李大胜跟何军勾肩搭背,亲昵的好像一个人似得,何大壮对何军另眼相看,没想到这个闷葫芦,还挺会联系人的,自己身不动膀不摇,就有人把媳妇送上门来,这才叫有福不用忙,没福跑断肠……

何军抱着李大胜递过来的热罐,紧紧抱着舍不得放手。闲着没事的时候,手里端详着杨小环的照片,好像掉进蜜罐子里,想走都走不了,五彩缤纷的憧憬,使何军精神焕发。沉浸在幸福的生活的幻觉里。等呀等,盼呀盼,一个月两个月,别人都说李大胜那是啥人呀,啥屎都拉,就是不拉人屎,千万要小心呀,别让他把你给做了。

一连过了三个月,李大胜好像从地球上蒸发了一样,何军多次在附近赶集的时候,见人就扫听李大胜的下落,人们都说他欠了很多的赌债,把家里面的黑色的大骡子都卖了还了赌债,怕被欠债的人,堵到家里面挨揍,所以他跑了,手机关机,就是活神仙都找不到呀。何军知道李大胜最大的毛病,那就是赌钱。在深圳打工的时候,有一次他耍钱输急眼的时候,四五千元的手表,两千元就买,真他妈败家,拿着钱又去赌钱,一眨眼全都输光了。李大胜找到他,恨不得跪在地上,管他叫爹:“大军呀,只要你借给我一千大洋,让我把本捞回来,你就是我亲兄弟,我就是你亲哥。”何军没啥心眼,心里面也没防备。他想,李大胜跟他离着不远,能借钱不还吗,亲不亲故乡人吗?他从银行卡取出一千元给他预急。他没想到,李大胜这次大获全胜,把把赢钱,一下子赢了六万八呀,恰到好处,果断刹车,收获满满,美得腚沟里都闪烁着笑容。李大胜当着全宿舍八个哥兄弟面前,手里捻出新崭崭的五千元票子,粗声大嗓的嚷嚷:“大军,我就是你亲哥,你就是我亲弟。这五千是哥哥点小意思,哥以后大发的时候,我吃饺子总得让弟弟喝汤。”众人哗然,对赌鬼李大胜刮目相看,钱在他手里还真能下崽,而且还无计其数呀。

何大壮一家人,盼呀等呀,暴躁如雷,火冒钻天,乃至心灰意冷,不抱希望的时候,李大胜领着表妹杨小环来了,何大壮高兴地不知如何是好。何大壮虽然没有相中杨小环个头模样,只能算是一般人,但是这姑娘头脑灵泛,能说会道,真要是跟何军一心一意过日子,以后有个孩子肯定贼精贼坏,何家的门庭可就要牛B闪闪了。

杨小环进了这个家,便没把自己当外人,帮着炒菜,帮着做饭,她直截了当说,她已经结过一次婚了,结婚那些事对她来说,也就是那么回事,一丁点都不新鲜了。她说我们哈尔滨人,最讲究实在,最看不起哪些装B犯,扭扭捏捏,好像少不更事的青春少女。她不嫌弃何军老实,她的原来的男人,主要就是太不老实,捅死了人,闹不好要吃枪子。她彻底想明白了,还得跟老实人过日子,心里踏实不担心受怕,穷过富过,心里安然就好。

杨小环在何家住了半个月,她主动要求跟何军住在一起,两个人黏黏糊糊,有说不完的话。何大壮在东屋听得清清楚楚,说着说着哭了,抽抽搭搭,哭着哭着,又笑了哈哈大笑,无遮无掩。兰翠花用力的拧了他胳膊,训斥着:“老不正经,你不嫌害臊,孩子们说话你也听,真不要脸。”何大壮用被子蒙住头,呼哧呼哧喘一会粗气,便进入梦乡,没有了思想负担,所以睡得特别踏实。

杨小环说要回去办手续,先跟原来的男人把离婚办了,再跟何军好好过日子。何大壮心里面敲小鼓,就怕杨小环烫他。这些日子,何军在她身上没少花钱,原来想给他买华为手机,她嫌太低端在娘家哥哥跟前掉价,何军二话没说就给她买了苹果……掰着手指一算,前前后后,林林总总,花了三万多。杨小环看出何大壮的心思,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杯酒,不遮不掩地说:“爸爸,你是不是担心我是大骗子。我跟你说,要骗我也不会跟着我表哥到这里来。我告诉你说,我随便往哪个酒店一溜达,黏上哪个大老板,几天功夫就能炸出十万八万。我是正经人,就想要过好日子。我不图何军啥,就图他老实没坏心眼子。我不想再缺德冒烟了,想跟何军生孩子好好过日子。”何大壮听了这番话,才把心放到肚子里。

杨小环跟李大胜一走,两个多月都没动静。周围的邻居们,便在背后嘁嘁喳喳议论。杨小环根本就不是啥好东西,不准让多少老爷们骑过,她在何家炸了不少东西,肯定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再说,李大胜那是啥人呀,缺德带冒烟的,前些年耍钱输急眼的时候,就连他老丈人都敢坑。这是啥人,不折不扣的人渣呀……何大壮心里有苦难言,说一千道一万,不就是何军老实巴交,不会在外面勾搭媳妇吗?

七天前,杨小环直接给何大壮打电话,说手续已经办完了。娘家妈胃病犯了,挺厉害在医院里打吊针,等娘家妈好了就过去跟何军结婚。她一再说,买一台43吋液晶就行,不要特大的,屋子小看着不好看,电脑、洗衣机这些东西不要,以后有钱再买。何军脑瓜子一热乎,又给杨小环打过八千,赶紧给丈母娘治病……

何大壮心里面不落神,夜里说不着,辗转反侧,幻想着各种可怕的结局,心惊肉跳,脑瓜门出汗,耳朵里全是邻居们的议论。何青媳妇说“我大爷尽做白日梦,那个女的,可不是一般人物,她能跟何军安分守己过一辈子。”何大伟说:“我二哥鬼迷心窍了,我劝过他多少次了。前边本来就是一个悬崖,掐着耳朵嘱咐别跳,跳下去没摔得粉身碎骨,他不听呀,再说他就急眼了。”他能不多想吗,杨小环回来结婚那倒是好事,但愿她安分守己,不在外面乱整。假如说,她跟李大胜合着伙把他给烫了,那就彻底把这家子给毁了,辛辛苦苦挣点钱太不容易。这些钱打了水漂,彻底完了,后半辈都翻不过身。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上一篇]父子俩(梅花君子) [下一篇]八路军排长叶成德(十一)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