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姚村的幸福生活(梅花君子)
[ 录入者:梅花君子 | 时间:2017-09-22 17:00:06 | 作者:梅花君子 个人文集 | 来源: | 浏览:471次 ]




姚村的幸福生活

作者:梅花君子  编辑:清风

 

姚村不叫姚村,真名叫姚耀强。自从他当上龙兴村村主任那天起,人们都叫他姚村。一晃好几十年下去,就连自己的儿子都喊他“姚村”......

——作者

姚海洋回老家就是把两鬓斑白的老爸——姚村,硬掐脖整到城里,跟他一起创业。他大学毕业在城里创业,经过四五年的打拼,旗下已经有三家公司,经营有道,日进斗金。在市府路最繁华地段,不费吹灰之力一股气买了同层对户,他打算跟老爸老妈住对门,互相照应方便。楼房装修完都快对头一年了。姚村死活不来,他当官有瘾,还真把村长当干部了。

姚海洋开着奥迪A6下了高速,顺着新修的乡间公路,直奔老家龙兴村二组。宽阔蜿蜒的水泥路,覆盖了他往昔的记忆。六年前,他领着张欢欢认门,下高速刚拐进东大道没十步远,出租车就陷进泥窝窝里,四个轮子嗖嗖纺线,却纹丝不动。他和欢欢在车屁股后两腿蹬地,用力推车,推不动就借铁锨往外挖淤泥,他们两个人衣服上,溅满了大大小小的泥点子,活像从稀泥里钻出来的小脏猪......

“姚总,你能把你老爸请到城里!”

“我老爸到城里能有用武之地,帮着咱咱们出谋划策,父子同心创伟业,不比当受累不讨好的小村长强多了。我觉得有一百个把握。”

“吹,你就吹吧。你老爸那可是老牛筋,这次你肯定又白折腾。”

姚海洋知父莫如子。姚村的脾气,用前后院的邻居的话说,犟驴一头,撞到南墙都不回头。他企图用吹口哨的方式,掩盖他忐忑的不安的心绪。

姚海洋把车停在大门口外面。老爸老妈正在门前菜地里,栽秧种豆,儿子媳妇回来,便放下手里的活计,满面欢笑的给他们开门。他们两个人的屁股在炕上还没坐热,姚村便直截了当的问:“你跟欢欢回来,是不是有啥事呀?”姚海也来个开门见山长话短说“老爸,我的公司越来越大,钱越挣越多。老爸,我跟欢欢实在忙不过来。你就到城里帮帮我们吗,有你给我们做后台,心里有底干着有劲儿。”姚村倔吧唧的地笑了:“我哪都不去,守着几亩地挺好。”姚海洋劈头盖脸抢白姚村:“老爸,你的官瘾咋就那么大。你当了二三十年的村长,你都得到啥了。吃苦受累,还落一身怨。老爸,你就听我的话,你跟我妈赶紧搬城到城里,吃香喝辣那多好呀。”

姚村上来驴脾气,耿耿着脖子,油盐不进,铁嘴铜牙的说:“你们就死了那条心吧?我跟县里的苗书记签订军令状了。我们要撸起袖子玩命干,三年后一定让龙兴村的老少爷们过上幸福生活。”姚海洋把嘴撇得老长,都能拴一头小叫驴:“老爸,你看看其他的村长,三年下来,高楼得住,小车得开,人家大庙后的林村长,还在城里包养了小三。你这些年,落下了什么?房还是那间房,屋里的家具都爆皮了,老爸你醒醒吧,别再当无私奉献的老黄牛。”姚村气得红头涨脸,扯着嗓子喊:“你们赶紧给我滚,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姚海洋蹦高了,嘶哑着嗓子喊“妈妈,你看看我爸爸长能耐了,天是老大,他是老二。”

姚海洋和张欢欢气急败坏,一溜烟就不见影了。

姚村的老伴眼泪吧唧的看着两个孩子不见了影儿,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孩子们回来一次多不容易,有啥话不能坐在一起,和颜悦色的好好说,干嘛非得整得鸡飞狗跳。她掐腰跺脚,跟姚村理论。姚村呲着牙干笑,结婚三十多年了,他们是一对别人都非常羡慕的知冷知热的模范夫妻。姚村的脸皮太厚,拿机关枪都突突不透,不着急不上火慢条斯理的说:“我们去城里,村这摊子事谁管。苗书记在咱龙兴村抓点。别人可以掉链子,咱决不能给姚书记的脸上抹黑。”

苗书记三十年前是镇团委书记。姚村是龙兴村团支部书记,姚村的老伴张雨馨是龙兴村的团支部副书记。苗书记是省城大学毕业的大学生,精力旺盛,知识丰富,把共青团工作搞得风生水起,成为全国先进团委。苗书记把龙兴村=村团支部当典型,他们并肩作战,活动搞得有声有色,功夫不负有心人,龙兴村团支部被省团委评为全省模范团支部。苗书记感觉姚村跟张雨馨两个人一唱一和挺般配,便把这层窗户纸捅破,两家大人都没意见,一桩美满姻缘便水到渠成,一年不到头便开花结果。

姚村当多少年村长,一般人都记不清了。姚村的老伴张雨馨记得挺清楚,老村长姚玉玺得脑出血那年,姚村才二十二岁,结婚还不到一个月,如今他家姚海洋都三十三了,他干村长都已经三十三年了。张雨馨劝他,别套上夹板不松套了,累死都不知咋死的。如今,儿子姚海洋在外面事业有成,高楼得住,豪车得开,花钱不愁,吃喝不缺,干嘛非得当劳心劳力的小村长。姚村对张雨馨说:“老少爷们让我当村长,我能随便撂挑子吗?再说了,苗书记年前到咱们家吃饭,把话都说死了,我能拿话当屁放。”老伴张雨馨跟他摔盆子摔碗,恨不得把他当冰糖咯嘣咯嘣嚼着吃了:“苗书记他不就是县委书记,他比谁多长一个耳朵咋滴。他说一句你就听一句,比你爹说话都好使。你给我说说,他苗书记给你啥好处了,你这样给他卖命值吗?”姚村嘿嘿笑了,他是慢性子人,火上房、不着忙:“我得念苗书记好处,他可是咱们两个人的大媒。没有他牵线搭桥,咱们能成为一家人,能有海洋这么好的儿子。苗书记让我有了一个家,咱们更要好好的听他指挥,把小村长干好,让大家伙得实惠过上幸福生活。”

姚村这辈子最服的就是苗书记,跟他干有使不完的劲,累死都不知咋死的。姚村当上村长后,苗书记从镇团委书记升格为副镇长兼党委副书记,专门负责农业技术。苗书记从省农大毕业的,搞农业技术推广,他是门清呀。苗书记把赌注下在姚村身上,机关里没啥大事,他就耗在龙兴村部,隔三差五就到姚村家吃饭,玉米饼子、小米干饭,咸菜条、大葱蘸酱,有啥吃啥,从不挑肥拣瘦。苗书记拍着胸脯说:“姚村,秋施肥这项技术在辽宁、河北等地,效果都非常好。我跟市农业局签了军令状,就拿你们龙兴村当试点。”姚村心里没底,在家种地的都是老庄稼人,都习惯在春天散粪堆,你让他们秋天把农家肥埋到地里,肯定不同意,闹不好还得挨叔叔大爷们一顿臭骂。庄稼人就指着土地生活,在没有一万分把握的情况,就是给他们一刀子,也不会瞎胡闹。苗书记好像一块膏药,紧紧的粘在他身上,夜里没事坐在炕上,扯东扯西,磨磨游游,让他上套,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想。几杯烧酒过后,他笑眯眯的钻进套子里想出就没那么容易了。在展开工作之前,姚村多了个心眼,借此给哪些农户争取些好处。农业无息贷款、低价化肥等等,苗书记不愿意了,说是这是再敲他竹杠。姚村跟苗书记混熟了,说话一点都不避讳:“苗书记苗镇长,我是眼看着你这项工作做不下去,要作死瘪子,我才狠下心帮你把这工作布置下去。我们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你总得帮着我们解决一些实际问题。”苗书记黑着脸,显得相当的作难:“姚村,你也太不够意思了,我白当媒人了,媳妇进了门,我这媒人还真靠南墙了。咱们不行这样玩的。”姚村的媳妇张馨予眉眼含笑,看他们互相掐架,苗书记最终服软,无条件答应,凡是搞秋施肥的农户,每户解决500元无息贷款,秋施肥所用化肥全部享受优惠价。姚村记得头一次进行秋施肥,很多老庄稼人都撇嘴,背地里说现在这小年轻的,想起一出是一出,秋天把农家肥化肥撒到地里,在地里闷了那么长时间,农家肥、化肥肥效早就跑光了。

当年秋后,秋施肥取得成功,玉米长势喜人,与保守耕种的土地形成鲜明的对比。前来参观学习的络绎不绝,全市秋施肥技术推广现场会,就在龙兴村召开,就连当时的县委书记李书记都拍着他肩膀,说他是种田能手,还上了电视,被县政府评为全县致富带头人。姚村在村民的地位一下子提高了很大一截,都觉得他就是一个办大事的人。话说,有日苗书记在他家喝酒,喝了两杯接近微醺状态,他拍着姚村的肩膀说:“姚村,你要相信我,相信现代的科学技术。下一步,我还在你们村,推广大垄高台甜菜,让龙兴村的老百姓先尝到甜头,再往下推广。龙兴村就是我的试验田,你和张雨馨就是我的哼哈二将。”在苗书记的带领下,龙兴村在秋施肥的基础上,率先搞起了大垄高台甜菜,选用最好的甜菜品种,采用地膜覆盖等等技术。这一次,他们又尝到了甜头,甜菜亩产最高超过10000斤,龙兴村老百姓的小日子一下子就缓上来了。姚村被评为全市致富带头人,披红挂绿,市政府奖励了一台幸福125…….

苗书记被提拔为县乡镇企业局局长,姚村还是村长,继续带领龙兴村的父老乡亲们在希望的田野里耕耘和收获。他和苗书记的关系渐渐疏远,苗书记还真打实凿帮过他一次,在他当乡镇企业局局长的第二年,就想调他到镇里的食品公司当副经理,工资虽然不多,有他暗中帮衬着,还有上升的空间,最起码能上要老保险,能解决养老问题。张雨馨动心了,死活要他去公司上班,总比起早贪黑在家里侍奉这几亩地有出息。他死活不走,宁可撞死在南墙上,也不回头。他振振有词:“你看看我两裤脚泥点子,能管理企业了,那不是胡闹吗?我就是土命,一辈子就得跟土疙瘩打交道。你看看,咱们龙兴村搞大垄高台甜菜,给家家户户带来多大的收入。我就是要把这村长当好,让龙兴村的老少爷们跟着我吃香喝辣,过上丰衣足食的幸福生活。”张雨馨知道他死脾气,老老实实在家里种田,或许比到公司当副总经理还划算。

姚村自己订了《河北农民报》、《辽宁农民报》、《北京农业》、《农村百事通》等报刊杂志。他每次去县城办事,总找县农研所的高所,给他送两坛好酒,从他哪里获得更多的农业技术和农业政策。1998年春天龙兴村被列入棚室蔬菜试点村,他跟着考察团到辽宁凌源、山东寿光进行考察棚室蔬菜。回来后,早晨黑乎乎的就把村里的高音喇叭打开,反反复复讲温室大棚的好处,晚上吃完晚饭还接着跟村民磨叨温室大棚各项优惠政策。听得人们的耳朵眼儿,都起茧子来 。他亲侄子姚海源实在受不了,他没完没了的磨叽,有天早晨披着衣服找到他,直截了当说:“我说四叔,我求求你老人家了,别没黑没白,反反复复,磨叽你那大棚那点事,你还让我们睡觉吧。”

姚村要在龙兴村建起五十栋温室大棚。牛好吹,事难做。这里面涉及很多事儿,土地调整,这就是最大的难题,有的人家特差劲,死活不换,耍起了无赖,他动用了派出所,开着警车,拿着手铐,硬掐脖才把土地调过来。为这事,那户人家哭哭唧唧到县信访办告状,镇里的孙书记黑着脸训了他一顿。孙书记对他说:“姚村,我知道你把吃奶的劲儿都使出来了,恨不得一口吃个胖子。你得注意方式方法,要和风细雨,要不动声色的把工作做好。”姚村在孙书记面前装孙子,把他哄高兴了,他挥挥笔什么贴息贷款、政策扶持、低价农资,不费啥劲就能闹到手。庄稼人的钱稀,他要给建棚室的乡亲们争竞优惠政策,顺顺利利把大棚建完,就是当三孙子也心甘情愿。姚村让张雨馨炖了一只自家养的小母鸡,包驴肉饺子……姚村恭恭敬敬把孙书记一行四人再加上两委班子成员请到到家里,把大门关上便成为自家人,他拐着弯的劝孙书记喝酒,赔罪酒、感谢酒等等,整出很多鬼点子。孙书记喝得天旋地转,他攥着姚村的手说:“姚村,你是能人。苗镇长在的时候,你甩开膀子干,成为全市的致富带头人。如今,我是镇里的一把手,我觉得庄稼人不容易,光靠传统的耕种方式,只能闹个温饱,必须对农业的生产方式进行改革。姚村,你还得给我往前冲,成为全市的一面红旗。你告诉村里的老百姓,搞棚室蔬菜那是好事,只要甩开膀子干,肯定能致富发家,过个三年五载,家家户户都住上二层小洋楼,集中供暖……

孙书记把县委田书记请来为温室大棚奠基剪彩,聘请市农研所的技术人员做技术指导。整个温室大棚做到了通水、通电、通路,还专门盖了办公室,配备了程控电话。大棚建好后,请技术人员亲自到现场进行技术指导。龙兴村的大棚那年种的全是黄瓜,春节前后正好好价钱,有不少人家当年就还本。当然了,也有七八户没有经营好,亏了本,连过年买猪肉的钱,都是从他腰包拿的。特别是有个叫姚永鑫的人,那年十一月二十一日,连着下了三天大雪,手头没钱没买大棚棉被,怕冻死黄瓜秧,便在棚里用木炭取暖,被活活熏死。他眼含泪水,给姚永鑫买棺材买寿衣……

龙兴村成为全县最出名的富裕村。随着时光的流逝,新的思潮也在不知不觉的改变着龙兴村的思想。龙兴村村离着邻省的经济开发区很近,很多人都不愿意经营大棚,大棚虽然挣钱,靠时间太受累还操心,风险还挺大。有一年,一冬无雪,在春节期间山东等地的青菜,纷纷涌向当地市场,他们只好赔本甩卖,纷纷将大棚拆毁。

2000年搞小流域治理,镇里的隋书记便看中了龙兴村青龙山这片风水宝地,在这里展开大会战,挖鱼鳞坑栽种防风抗寒的山杏树。杏树好活,杏核还能卖给附近的饮料厂那也是一笔收入。镇政府动员全镇的力量,在青龙山连续干了三年,才完成这份宏伟的治理计划。本以为附近的人,争着抢着承包这片荒山,招标公告贴出去好几个月,根本就没人理会。隋书记没办法就把这片荒山,硬掐脖包给了姚村。一亩地20元,给办林权证,一包就是五十年。姚村把算盘巴拉噼啪乱响,七年后山杏挂果,算着还挺合适,便拆借24万荒山全部承包。

2003年龙兴村四周的镇村陆续发现铁矿,大大小小的铁矿,遍地开花。挖掘机好像一只发威的猛虎将青山撕碎,一片片的茂密的松树,被咯吱咯吱的碾碎,废沙好像山一样,堆放在村前村后,深坑遍布,满目疮痍,惨不忍睹……

闫洪恩大老板在姚村的荒山里,探明铁矿的储量,品位都在48个以上,可采性特高。闫洪恩大老板跟张书记说,只要做通姚村工作,就给30万的好处费。闫洪恩钱大气粗,够哥们,讲义气,有魄力。他这一辈子就是累死也挣不了30万元呀。他没黑没白的缠着姚村,只要姚村能把这片荒山转包出去,一签合同,身不动膀不摇,就得100万元呀,这是多大的数目,够好几辈子花的了。他不冷不热地跟张书记说:“我不能贪财,把这风脉给毁了,死后让人们骂我。青龙山就是我的命根子,就是死也不会让人在这里开铁矿。”张书记不敢跟姚村硬来,便请薛镇长前来咋呼,姚村要是不把荒山转出去,他就到县里告状,告姚村破坏全县的投资环境,摘掉他的乌纱帽,最后进局子吃牢饭。薛镇长抽着矿老板进贡的中华烟,对他这个后进村长进行批评帮助:“姚村,你是龙兴村的村长,最基层的人大代表。加大矿业发展,在全县人代会上,那可是写入政府工作报告的。开发矿业的哪些大老板,他们黑白两道呀,你跟他们拧着劲干,有你好果子吗?”姚村不信邪,现在是法治社会,害人虫肆意横行真没人管。他耿耿着脖子,一百个不服,直接跟薛镇长唱对台戏“薛镇呀,我拜托你给矿老板带个话。这山上的育林坑可都是全镇老百姓一镐一镐挖出的,我不能为了个人的一点蝇头小利,把这山给糟践了。”薛镇清楚姚村的影响,阴着脸打道回府。

姚村知道这些矿老板,为了钱啥事都能干出来。他花200元一天,雇了三个青壮劳动力黑白在山上打更。如果有特殊情况,哪怕是半夜也得给他打电话。连续三天半夜,他披着军大衣拿着强光手电,直接跟矿老板死磕。他村里的事儿多,精力不够用,雇十多个老太太,每人一天一夜给100元,管吃管喝跟矿老板死磕,持续了将近两个多月,矿老板靠不住了,这件事才不了了之。

薛镇长在开三干会时,当全体干部的面,对姚村进行指责:“我们镇的GDP增长在全县各乡镇排行由去年的正数第五,一下子回落到正数第15位。这是为什么?是什么原因造成的,那就是一小部分村的书记主任,没有端正态度,没有大局意识,为了一己之私,大肆破坏我镇的投资环境。龙兴村的姚村,就是一个很坏的典型。愣是把一个大老板给逼走了,痞子作风,流氓习气,这样的人选到村主任的岗位上,村里的老百姓可都瞎了眼。不让投资建矿,就影响全镇的GDP增长,就影响当地乡亲们的就业,姚村你就是千古罪人呀。”姚村拍桌子,针锋相对:“薛镇你啥意思,我告诉你,龙兴村的村主任那可是整个龙兴村老百姓选的,你罢免我这个小村长,你还没那个权力,你还不够资格。”姚村跟薛镇对抗到底.....

京津冀污染已经到了非治理不可的时候,龙兴村周围的很多小铁矿,一夜之间全被叫停。日夜相守的家园,满目疮痍,满山大大小小的矿坑,尾矿砂石堆积如山,稍微一刮风,漫天黄沙宛如人间地狱。龙兴村却青山依旧,绿水长流,姚村被评为环保卫士,龙兴村被评为全市生态文明示范村。

三年前,村组干部换届,薛镇长包龙兴村。薛镇长主持召开全村村民大会,他非常气派的坐在主席台上,宣讲村委会组织法,三说两说,扯到龙兴村的干部选举,他顿时提高了声音:“龙兴村在咱们姚村的带领下,确实取得了有目共睹的好成绩。比如农业技术,棚室蔬菜,都走在全市的先进行列。随着时代的发展,我感觉现在的领导班子,远远不能适应新常态下的经济发展。如今,我们都已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了,姚村呀也明显的跟不上形势了。我向全村的父老乡亲们强烈建议,这次选举就是要把年轻有为的干部充实到领导岗位。比如,李凤鸣那小伙子不错,大学漏子,懂网络懂政策......”薛镇长的话还没讲完,村民就走了一大半,剩下的这些人仰面朝天,不知道都在琢磨啥。

龙兴村老百姓眼睛不瞎,不管薛镇长咋反对,姚村又全票通过。很多人都清楚呀,四周的村落为了眼门前蝇头小利,家门口全是十五六米高的尾矿砂,只要一刮风,屋里全是细沙面。这还其次,地下水都受到污染,水又苦又臭,每年都有八九个人死于各种癌症,成了令人胆战心惊的癌症村。龙兴村家家户户吃上了自来水,水是从青龙山下的甜水井深井里抽出来的,凉哇哇的仔细品品还略微有些发甜.....

去年腊月初四,新任的县委苗书记,亲自到龙兴村拜访三十多年前的老搭档。三个人都老了,尤其是姚村老的很,两鬓斑白,精神矍铄。姚村媳妇张雨馨也已经成为老太婆,说话还那么利索,得理不饶人呀。苗书记这些年修炼的成仙得道,说话不温不火,不知不觉,就把姚村两口子装进口袋给卖了。苗书记盘腿坐在他家暖呼呼干干净净的热炕头上,手捧着一杯香气四溢的茶杯,跟姚村和他老伴拉起家常。说着说着,扯到乡村旅游上。姚村挺有感慨的说:“我们龙兴村这景致多好,青龙山万亩山杏,每年四月中旬,那杏花开得成坡连片,好像一片花海。我们这里还有很多神话传说,都是跟山跟水有关。人们玩累了,在这里尝尝农家菜。杀猪菜、烀羊腿、吃山野菜,让他们乐不思蜀。”苗书记笑了,哈哈大笑:“姚村,这个点就定在你们龙兴村,必须给我干好,要是给我整砸锅,我可轻饶不了你。”姚村心里有数,却要趁火打劫:“我还是当年那句话,我咋干都行,但是政府得给足我政策。比如,通山的水泥路,景点设计,通信设施等等。”苗书记笑了,信心满满:“你这家伙,一点亏都不吃。我知道你的性子,咱们再好像当年那样,好好合着唱一出大戏。我相信你,肯定能唱出彩儿,不会让我失望。”姚村等的就是苗书记这句话。

谁说廉颇老矣,姚村却不服这条杠,白天到山上丈量土地,晚上跟两位班子开会,规划龙兴村的乡村旅游。两委班子的人,都感觉这是个出路,多请几个能人,帮着好好谋划谋划,再加上政府的支持,龙兴村肯定会火起来。

姚村开完小会开大会,还通过村部的大喇叭嚷吵出来。“咱们龙兴村最适合搞乡村旅游,青龙山上有万亩杏林,还有很多民间传说,如白狐狸报恩、三眼井传说等等。再说了,咱们村在清末出一个举人,铁帽子在老建平杀死驸马,朝廷震怒,要血洗老建平,还是咱们村的老秀才亲自给慈禧太后写信,才免遭杀戮。这不是咱们胡说八道,都在县志里写着,白纸黑字,有根有据.....”

姚海洋特生姚村的气,他亲自开车接他,居然被他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数落一顿,根本就没讲父子之情义。他恨不得,在报纸上发一个声明,断绝与姚村的父子关系。他想不明白,难道他还想干一辈子村长呀。

姚村给姚海洋打电话了,一连气摁死三次,别看你是我爹,你不够义气,我也对你不讲究,直到姚村第五次打电话,他才阴阳怪气的接电话:“姚大村长,你打电话有事吗?”姚村柔软好像面条:“咋,你还在生你老爸的气?我可告诉你,我是你爸,你是我儿子,到任何时候,我都是你爸爸。”姚海洋被姚村给逗乐了,这人越老越不靠谱,真是现实版的老顽童。姚海洋无可奈何的说:“老爸,我敢生你的气,你是我爸爸,有事你就说吧?”姚村哈哈笑了,显得特别开心:“海洋呀,你赶紧回来投资吧。咱们龙兴村这次可大发了,咱们县是全国全域旅游示范县,苗书记把咱们龙兴村打造成乡村旅游精品村。你在咱们这投资,肯定亏不了。苗书记这人务实,有门道,会办事。你回来吧,赶紧回来吧。”姚村很兴奋,听他打电话的语气,就能想象出他手舞足蹈的样子。

龙兴村要搞乡村旅游这么大的动静,他咋就一丁点消息不清楚。他怕姚村在忽悠他,赶紧给市旅游局的同学贠廷云打电话,要问一个究竟。贠廷云显得特别兴奋:“你们县的苗书记特有意思,为了争取全域旅游这个项目,跑上跑下,可真搭辛苦。这个苗书记不简单,还真把全域旅游这个项目搞到手了。你们县呀,在发展旅游方面,都抢在全省市县的前面,不得了呀。”姚海洋喜出望外,心急火燎给姚村打电话,这个姚村还真摆起了谱,冷笑热哈哈,让他摸不着头脑。姚海洋感觉火烧眉毛了,催媳妇张欢欢:“咱赶紧回老家,看我老爸去!”张欢欢不解其意,姚海洋不耐烦说:“别愣着了,咱们赶紧往回赶。”张欢欢脑海里泛起一个不祥的想法,这么急急忙忙往家赶,是不是姚村闹毛病了,她赶紧安慰姚海洋说:“别急我去银行多取一些钱,人要是到了医院,那花钱好像流水似的。”姚海洋摊开手,哭笑不得:“我的老婆呀,你可真会打岔,咱们赶紧回去,咱们挣钱的好机会来了。


 

<iframe height=1 marginHeight=0 src=" http://www.9ku.com/play/68212.htm " frameBorder=0 width=1 marginWidth=0 scrolling=no>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上一篇]梭子船(中篇小说)(江河月) [下一篇]曾经的老表(厚德载物)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