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趣联爱情 ( 江河月 )
[ 录入者:江河月 | 时间:2016-03-22 10:24:51 | 作者:( 江河月 个人文集 | 来源:原创 | 浏览:308次 ]

 

 

趣联爱情

 

作者: 江河月//编辑:叶的奉献

萍缘依梦的博客

       洞庭湖边的一个村子里,有一位美女,叫王文娇,长得十分美丽,真的是如花似玉,如仙似画,一身的风景:眉清目秀樱桃嘴,黝发冰肌柳枝腰,那水灵灵的眼睛,甜蜜蜜的脸蛋,苗条条的身材,令人看着不愿眨眼,想着不愿散念。小伙子对她倾慕得不得了,只想抱得美人归,追求她的人不计其数,媒婆踏破了门槛,可就是难以遂愿,为什么?姑娘眼高啊!

  这姑娘眼高并非不知天高地厚,她可是有资本有实力的。她不仅仅是人长得漂亮,还有超乎寻常人的才气,是一位名副其实的江南美才女。

  她的聪明才智从小就显露出来了:五岁上学成绩居班里第一,七岁跳舞在全校最好,九岁作文在县里拿了最高奖,十六岁参加高中数学竞赛获得全市第一名,十七岁参加高考中了全省文科状元。

  这“文娇”的名字真是没白取,既是文气才气十足又娇美无比,是女孩子中的凤毛麟角,难怪小伙子们对她垂涎三尺却是望尘莫及。

  文娇不仅美丽有才气,而且做事勤快吃得苦,对父母又很孝顺。她在名牌大学毕业之后放弃了城里高薪聘请的好工作不干,硬是要回到了父母身边。一些人不解其故,到后来才知道是因为父母身体不好而要照顾。是金子到处都会发光,她回到农村里之后便努力发展养殖业,赚了很多的钱,而且用自己赚来的钱将父母的病治好了,还建起了农村小别墅,让父母过上了舒适幸福的生活。

  家庭建设搞好了,文娇也到了结婚成家的年龄了,虽然追求她的人多,说媒的人多,可是她却很难选中对象,因为她提出的条件一般人做不到。

  要说她的要求高也不算高:她一不要求对象家里多有钱,只要够生活就行了;也不要求对方长得多帅气,只要对得起观众就行了。

  要说她的要求不高却又实在是高:酷哥帅男做不到的也是她要求必备的条件是要能与她吟诗作对。

  她公开了征婚对联,相亲见面的上联就是“门前晃柳凭风度”。要求对方先对出这一下联,然后才有资格与她见面,仅这一项就吓退了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年轻后生。

  有了这公开的条件,就有了明确目标。一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蠢蠢欲动,跃跃欲试,于是暗暗地做着功课,将声律启蒙课本、古诗对联平仄,或拜师学艺,或刻苦自学,加倍努力地在刻苦修炼。

  曾经几个急于求成的后生,以为自己学得差不多了,便去应对。一个对出“塘中游鸭戏鸳鸯”,被刷了下来,没见上面;又有一个对上“腹里贮文有春秋。”

  “噫,这个还勉强可以。”文娇觉得这人虽然对得并不工稳,但认为还有点韵味,便同意见了一面,结果聊了不到一个小时,便弄得对方上气不接下气,黄了。

  还有两个小伙子在家闭门苦练了三年,前来应试,结果碰了一鼻子灰,不得不放弃念头,另寻别的美人去了。

  文娇没见了对手,可是又于心不甘,若是下嫁一个牛唇不对马嘴的丈夫,没有共同语言,且不太委屈自己了?因此,迟迟嫁不了人。

  父母为她的婚事着急得不得了,就在菩萨面前诵经拜佛,弄得菩心烦意乱;在她耳朵边唠唠叨叨,弄得她耳朵起了茧。

  文娇为了安慰父母,便答应降低标准,但对对联这事不能省,能对得上对联的,年龄、长相都可以放宽,只要对方是单身男人就嫁,可是仍然很久无人应试。

  忽然有一天,文娇家里来了个陌生后生,说是特来应对的。文娇的父母见这后生长得也不错,而且举止与说话也斯文,便喜出望外,热情地接待了他。

  文娇在外忙了半天工作回来,见家中来了位不速之客,从相貌上一看,胜似潘安。文娇心想:不知其才是否能比及秦观哦,心里一直在打鼓,并不怎么热情。

  可这帅哥一见文娇之美,眼都呆了,心都醉了!他在想:即使这文娇是个花瓶,他也要娶回家去!于是便开门见山地主动道出了自己此番前来的意图,应征求婚。

  文娇见他信心满满的样子,便道:“既然是来应征求婚的,那就按照我的原则,你先将我公开提出的上联对上了再说吧!”

  那后生道:“好呢,美女出的可是‘门前晃柳凭风度’?”

  “是的,你的下联呢?”

  “我的下联是:‘屋侧宁池见水平’。”

  文娇听了下联,心里倒吃了一惊:这下联对得好啊,“晃柳”对“宁池”一动一静,“风度”对“水平”,既有名词暗指人的气质与素养,又有主谓结构词语与前词顺畅下来的意境,这可算得上十分工稳了!

  文娇见对方出口不凡,心中一喜,脸上微微一笑,便询问起他的基本情况来:你是哪里人,家中还有什么人,自己有什么特长与爱好?

  那后生道:“我叫陈连科,家住云山一隅,离这儿五十余里,家中父母健在,还有个弟弟,正读大学。我曾毕业于北京一所重点大学,在大学里学的是园林专业,种花养草可是我的强项。大学毕业后回到了家乡,现在创建了一家园林公司,公司效益还不错。我从小也很热爱文学,喜欢研究诗词对联,也很想找一位志趣相投的伴侣,前几天到你们镇里做一笔业务,听说了你的故事,便觉得我们之间可能有缘分,动了心思,所以今天前来应试。”

  “那你应该是有思想准备的了,你不怕我为难你么?”文娇有心试探道。

  “既然有胆量来,就不怕你为难我!”连科爽快地回应道。

  “暂且不要说大话,莫到时收不回。”

  “你说的条件我也清楚了,不就是能对上你的对联么?有多少关卡?”

  “这样吧,家中有我父母亲弄饭,我们出去走走,我随意出联,你若能全部对上我的出句,就留你吃午饭,可商量婚事。如果对不上,那就请另寻高明。”

  “好吧,请带路。”

  两人起身走了出来,文娇走在前面,连科紧紧跟着。此时,文娇在想着如何难他一下的上联。出得大门来,文娇便想好了:我得试试他的书读得怎么样,先出点有历史性故事的联语让他对对,便从容道:“勾践寻仇,无施不可;”

  连科跟着文娇走出门来,心里也很忐忑,但又没什么思维依据,只能被动地待文娇出了上联才能去思考下联。一听文娇出了个这样的上联,心里一惊:这上联虽然不长,却是很刁钻,这是春秋时期的历史故事,前四字勾勒典故,后四字是个成语,既有成语中的意义存在,而其中又深含典故的含义,暗指西施,这越王勾践若是没有西施的帮助,复仇的计划很难实现。要对上这上联,可真是有难度了!

  连科想着分析着,愣了一会儿。

  文娇见连科深思着,猜测他很难对出,便道:“对不出也没什么,可能这是有些太难为你了,我们不能做夫妻还可以做朋友嘛!”

  “你可别急,我匆匆而来,一时思维难以立即转换过来,稍微慢了一点,请理解一下,我这就有了!”

  “有了?你说说。”文娇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又是一惊。

  “可用这样的下联对句:‘孙权嫁妹,有备而来’。”

  “噫,这倒不错!”文娇觉得这下联同样点了一个历史典故,又用了一个成语,既有成语的本意在里面,又有典故形成的意义,这可是绝对啊,妙妙妙!

  她不由得伸出了大拇指点赞。虽然才听了两副下联,她便觉得这连科的确有些墨水,便兴致来了,接着道:“你既然这么熟知三国,那我就出几个有关三国的对联吧。”

  “可以呀,这可是我的强项。”

  “是么,别夸海口。”

  “你说吧,我试试。”

  “三请孔明文将服,”文娇脱口道。

  “七擒孟获武蛮平。”连科迅速回应道。

  “火烧赤壁施新计,”文娇出题也很快。

  “道走华容念旧情。”连科回答更快。

  “中华五千年,最爱品三国,曹孟德刘玄德张翼德,谁是真德者?”文娇觉得短句难不倒他,就出了一个长联。

  连科一听这上联,心里咯噔了一下,迅即撤离三国,上溯春秋,从容回答道:“史籍百万卷,唯勤研六经,宋襄公秦穆公晋文公,此皆智公夫!”

  文娇听了连科应答的下联,兴奋至极:这人真是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啊!

  文娇见连科的下联有春秋之史,便承着“春秋”二字又出了个上联:“春秋冬夏纷纭去。”

  连科见文娇虽然承上出句,但意义上已经跳出了历史题材,便应道:“昼夜阴晴次第来。”

  俩人一边出一边对,随步而走,来到一处池塘。

  文娇看见荷叶被风翻起,便想考考连科的灵活能力,对着荷塘道:“荷塘卷叶风掀起”。

  连科见文娇触景生情出上联,便打开眼睛搜寻周边景物,看到池塘边不远处有一块高低不平的草地,便应声答道:“草地生沟雪压平。”

  “湘资两水,浪奔横岭朝北走;”文娇又出了个湘北的地理题。

  “岳汩一江,波掩屈子向东来。”连科也从地理的角度应答了个下联,而且还点了岳阳地方的的历史人物。

  此时,文娇心里已经感觉到眼前这个小伙子就是她要找的最理想的人了。虽然如此,但还觉得不过瘾,便继续道:“朝阳吻露蛙声劲”。

  连科应道:“晚照亲霞雁影匆。”

  “放眼朦胧远”;

  “归思领悟多。”

  “光阴随辗转;”

  “岁月任蹉跎。”

  正当文娇准备再出新联时,连科急道:“且慢,你出了这么多出句让我对了,我也出一联给你对对,这样也显示一下公平吧!”

  “你是来应对求婚的,又不是我去求你,当然是我出你对呀,这有什么公平不公平的。”

  “也不能这样说吧,我也同样可以试试你的才气与应对能力,婚姻自主,双向选择嘛!”

  “那倒也是,你就出个试试呗!”

  连科便随口说道:“田园拾趣当珍煮;”

  文娇信口答来:“陌上寻幽作玉熬。”

  连科见文娇反应如此之快,心里对她十分佩服,这才女真是名不虚传啊!

  文娇一对完,便带着连科离开荷塘,来到一处旧屋边,文娇见那牵牛藤在墙壁上伸出了无数个嫩尖儿,便道:“百只龙头添紫气;”连科立即应道:“千条虎尾泛灵光。”

  文娇觉得已经可以表露一下自己的心意了,便道:“南窗凤展双飞翼;”连科对道:“北阁梅开并蒂花。”

  文娇道:“几缕秋思君作赋;”

  连科应:“千番春意我题诗。”

  文娇此时也不想再出题了,估计父母亲弄饭也着不多了,便主动拉着连科的手,返回家中,十分欢喜地留他吃午饭。父母见女儿脸上挂着笑容,便猜测她对这后生很满意,更是喜不自禁。

  饭后,父母亲问了一下俩人的交流情况,见女儿有些娇羞地回答了一些提问,又问了连科的一些基本情况,就直接提出了要求,要他们俩好好商量婚事。

  俩人相约在第二年情人节那天举行婚礼。

  到了这一天,两人一见面,文娇又出了一联:“情人节结情人,情人情结;”

  连科不假思索道:“同志哥歌同志,同志同歌。”

  文娇一听,觉得不甚满意,但因接待客人事多,也就没多计较。到了晚上,文娇早早来到洞房,将门关了。她要再一次考验连科,让连科迈过最后一道关卡,隔门出上一联,若是连科能对答得让她满意,便将自己的一切都交给连科,若是对答不上,她还要考虑如何处罚他,至少在这洞房花烛夜是不能让他占着便宜的。

  连科送走最后一拨客人,便来到洞房门口,见门紧闭,便带着些酒意叫文娇开门。

  文娇隔着门道:“你也别着急,我们要今天晚上作夫妻的话,你得过我最后一关,我出一对联,你对着了就进来,新娘任凭新郎发落,若过不了这一关,你今晚就别想进洞房,到外面借宿去吧!”

  连科听了这话,酒意也醒了一半,便道:“你还有什么花招,快放马过来,免得冲淡了我的心情!”

  “那好,你用心听着:‘有木也念桥,无木也念乔,去掉桥边木,加女便念娇,娇女可不丑,金簪头上撸,勤劳致富操苦心,谁是摘心手?’”

  连科一听,她是用上了自己的名字,可见他对我的一片真心,我也用自己的名字对她一联,便接道:“有口也念和,无口也念禾,去掉和边口,加斗便念科,科崽也不狂,银卡囊中藏,开拓创新养甜花,我本探花郎!”

  文娇一听,心里那个高兴甭提了,洞房门轻轻拉开了,笑容满脸,含情脉脉地看着自己的心爱的新郎。连科借着还未消失的酒性,一步冲进了门,将新娘抱起,快步向床边走去……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上一篇]游览永州古民居群(珍妮) [下一篇]丙申杂咏:随感录14:故园漫步(..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