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今天去哪儿,请带上衣裳(上)(云想衣裳)
[ 录入者:云想衣裳 | 时间:2014-06-12 20:06:50 | 作者:云想衣裳 个人文集 | 来源:原创 | 浏览:1827次 ]

 

 


 

今天去哪儿,请带上衣裳(上)

 

文编:云想衣裳

 


 

   

    【编者按:    今天去哪儿?请带上衣裳!只瞧这题目,就很让人胡思乱想,衣裳好像一改往常的泼辣直爽劲儿,变得温顺柔弱,无所主见,甚至甘愿让人牵着鼻子走,很习惯很享受这种被动的安排了,嗯哪,该去哪儿就去哪儿呗,千万要带着我哟!这是家乡的人情给闹傻了呢,还是原本就是洞庭湖的水滋养和沉淀的本性呢?    不管时代、主题以及文学表达的手法等等如何变化,自然感人依然是评判文章优劣的一个极其重要的标准,自然才显得真实,真实才能够感人。这篇文章把作者自己回家时的一些见闻,真实自然地表述出来,字里行间饱含浓浓情意,抓住事物的一丝一痕,大胆运用小诙谐、小卖弄、小夸张,以及时下流行的网络语言,把人、景和情巧妙地“糅合”成一个浑圆的“自然体”。你看,里面的哪一个人,哪一件事,那一段情节,哪一星时光不是让人感动,让人喜欢,让人回味和留恋的真实存在呢!    用文字舞动的真实的生活,是永远充满着激情的美!这是我读此文最大的感受。                        ——秋月梧桐  】       

     【跟着“衣裳”走,品味众网友。执着的文学爱好者、文学风网站的忠实守侯者“云想衣裳”一趟岳阳行,便以饱含深情的笔调写就了一系列游记美文,本文作者着重了写人。虽是一面之缘,作者以仔细的观察、冷静的思考、联系网友往日行文留下的踪迹,准确地勾画出了所见的、可爱的、有着共同兴趣爱好的网友形象。这是一篇充满情感的好文,这是一群理性、感性、知信的好人,值得文友关注、分享。                               ——岳阳周 】

 

           
    5月初,2013年岳阳市建市三十周年举办的“生态洞庭,美丽岳阳”征文终于尘埃落定,结果出来后,梁老师第一时间打电话告知了我。作为网站评审之一,又荣幸获得了一个优秀奖,我自然是兴奋不已。加之临近端午,清香四溢的栀子花在向我发出不可抗拒的诱惑;从小看到大的龙舟赛,让我心潮澎湃;亲友们的召唤,是我无法跨过的坎,有了回家过节的冲动,我不假思索地买了往返的车票,然后开始失眠,夜夜故乡夜夜想……22号,梁老师给我打电话,已向岳阳的文友发出了邀请,定了两桌宴席给我接风洗尘,我的个娘呃!这对于我的睡眠无疑是雪上加霜!
    但是,我有什么办法,梁老师对于我的牵肠挂肚已情同母女,而我对她的依赖也胜似血亲。回到岳阳,在火车站附近的小弟家里是我首选的落脚点,但不凑巧的是他恰好出差到了太原,不能先于我抵达岳阳,芭蕉湖当仁不让就成了我的第二个家。
    28号晚七点半,我一路微信回到岳阳,梁老师带着她的得意弟子付军(我们也是老朋友了)和司机周元先生等在了岳阳东的出站口,这个甩着手走路,闯劲冲天的干将带我们到了一个名叫大碗先生的酒店就餐。这是梁老师新带的一个徒弟开的饭馆,梁老师带我们来此,既招待了客人,又卖了徒弟的人情,工作玩乐两不误,真是一举双得!
    九点多钟回到芭蕉湖洪源厂,我在楼下就喊梁叔下来帮我们提东西,这个很少外出的“宅男”很快就打着手电筒下楼了,那份笑容可掬的天真还还还还是那么无辜地写写写(说话不利索,这是我跟梁叔之间一个经典的玩笑)在脸上,岁月未改。上得楼来,我像进了自己的家门一样熟悉和放肆,吃零食玩电脑,洗澡洗衣,都不用指点。看到我还小有咳嗽,梁叔和梁老师都拿出了自己备用的止咳药,当晚,折磨了我一个多星期的咳嗽即被降复。在这远离了商贸喧嚣的城郊,在这温馨宁静的湖边小筑,在这鼾声均匀的大忙人身旁,我睡下了,这一觉,夯实沉稳,梦也识趣地不曾光顾。
    第二天七点多钟,我们准时赶到了市里,分头忙碌了一上午,一点才到平安保险公司宇翔部吃饭午休。下午三点多钟,文学风的新锐主编一啸长歌就从钱粮湖农场来到了岳阳,好在他也是湖南红网小说天地版首席版主弘扬剑(岳阳市网络文化协会的副会长、岳阳市摄影家协会秘书长,岳阳电视台DV岳阳栏目制片人)先生的得力干将,因此他的早到并不需要我们陪同。
    六点不到,梁老师就喊起我和付军捡好她从自己家里拿来的烟酒,带领我们率先来到了北港路王家河畔的“大碗先生”大饭店。落座不久,我们就迎来了第一位尊贵的客人“岳阳周”先生。在梁老师的带领下,我们都叫他周周,这样彼此觉得亲切,也一下子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周周带着眼镜,清瘦的面孔毫无张扬,言语不多,脸上总是露出温和的笑意,这与他留在我心中的印象有点出入。他是岳阳市著名的民声记者,他采访人事题材尖锐,观点犀利,立场鲜明,言辞激烈,敢为民请愿,敢仗义执言,是一位不为名利羁绊,绝不趋炎附势的好记者。他来得最早,也最先进入角色,成为当晚唯一一位醉得“不省人事”的客人,不过,他回家半个小时不到,就将这次聚会报道出来发表在网站,真是聚也温情,醉也温情。
   周师傅在放下我们三个后,又跑去将冯总和一啸长歌接了过来。这二位是梁老师经常跟我夸赞的人,追本溯源之后,得知我们三个都是来自湘阴的老乡,说话就有了更多的话题,也更加随意轻松。从长歌那笑得没有缝的眼缝中,我理解了为什么他的人缘那么好,他的一举一动告诉我,做事如做人,对人如对己,这是一个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真汉子。
    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我有点张冠李戴,只好努力让自己的脑子立定稍息,然后明确眼前这位带着长沙人的惬意,湘阴人的精明,岳阳人的气势的老乡——冯副会长弘扬剑先生。梁老师一再跟他强调,今后岳阳网络协会、红网岳阳网还要多多联手,为众多的网友、广大岳阳市民营造一个健康、纯洁、进步的文学网站。冯总说,在这位大姐身上,看到了十年如一日的坚持,看到了永不消退的热情,看到了为生命而绽放的追求,他很乐意两大网站的强强联手。冯总强调,他在重磅推出红网的小说板块,烟雨红尘关闭后,一啸长歌将不少小说写手带到了文学风和红网,如今,一啸长歌成了他的得力助手,一个运筹帷幄,一个摇旗呐喊,堪称红网小说版块的哼哈二将。他还设想:在十月份举办一次小说版块写手的笔会,闻听此言,我的眼睛大放光芒。不知这二位笑呵呵的老乡是否感觉到了,对面的女孩在看过来,看过来?
    要说对面的女孩是谁,她就是我们文学风网站的全能写手,岳阳才女珍妮。珍妮是一个热心肠的大姐,她热爱旅游,坚持运动,喜欢写作,办事干净利落,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快子手”,只要文学风有活动,都会力争来参加,结束之后,每次都有相关的文章迅速见诸网站。作为文学风大本营的本土会员,她是我们的中流砥柱,论年龄,论资质,论才艺,她都是我学习的楷模,也是我生活中的知心大姐。
   珍妮坐定,问秋月梧桐蔡德秋老师会不会来,我说一定会来的。其实我们只是在空间回复时说到,他要我到了后打电话给他,我想反正梁老师联络了,我这个电话就免了,有什么话当面说去。说曹操曹操到,这位邻家大哥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我们的身旁,用一种极其轻柔的语气质问我为什么冒打电话给他,要罚我。梁老师赶紧打圆场,说蔡局长刚刚动完手术不久,就不要求喝酒了。可是,这位仁兄却说无妨,说他非常喜欢今天的气氛,在这里不论权势,不论名利,大家是真正的平等。为了我们这片难得的净土,他也要喝一杯!蔡局长作为国家公务人员,不染官场气息,一般不出席公务性的饭局,也从不凭自己的身份去办任何私事。他的妻子在下面的卫生院一干就是二十多年,他的儿子从学校毕业后,不动用父亲的任何人际关系,老老实实到了佛山山水某公司做了一个最普通的质检员。如果说这是找关系,蔡局长只是托我这个同在佛山的“阿姨”平常多打一个电话问候一下而已,如此平淡的关系,不知是我的荣幸还是我的不幸?蔡老师的揭露官场现形的小说《阎王殿前的对话》《孔夫子大选》被选入《湖南文学》和《牡丹》等杂志,并获奖;他的散文《那一顿饭,终生难忘》《家有傻妻》《我的房子我的家》《梦里行舟洞庭月》等等都被国内众多的报刊杂志采用。一个在全国都有名气的作家,却没有加入作协、文联等任何组织,他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纯粹、淡泊名利的人,一个不入流俗、本真自然的人。
   和蔡老师的《缩影君山看岳阳》一样,坐在他左边的同样是这次征文的三等奖获得者杨飞跃。亲历了几次评审,我一直看好他这篇《一座可以深呼吸的城市》,觉得这是一位有思想,有魄力,有内涵的写作者,没想到就是眼前这位如此单薄的年轻人。正如他的获奖文章中写到的一样,“岳阳,是一座拥有水和山的自然之城,一座拥有深厚历史记忆的文化之城,也是一座可以深呼吸的城市。”现在他完成了从岳阳-广州-岳阳的跨越,回到了土生土长的家乡,“诗意的栖居于大地之上”——就职于岳阳城市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综合管理部副部长。或许他现在走的是一条林中小路,但是我相信这位文学硕士的高材生,有朝一日他终会成为翱翔长空的雄鹰。
   看到大家基本上都到齐了,我心里还有一个空缺,一问梁老师说她能来,我拨通了鸟儿的电话,她说,她和平远在等车了。我和曾岚是同学,平远高歌是她的同事,他们同是城陵矶泰格林纸厂的职工,平远负责厂内报刊的主编和宣传工作,荆棘鸟是做财务出身。他们都是写作多年的老手,在我将鸟儿拉进文学风后,她又把平远也带了进来。网站有什么聚会,他们两个正好可以相约过来,好歹是有个相互照应。看他们一前一后走了进来,我高兴地抓住了鸟儿的手,事后我在想,其实我们两位老同学应该来一个紧紧的拥抱,才足以表达彼此心照不宣的理解和牵挂。这个小巧得令人心疼的女孩有着深厚的文学功底,她对诗、词、联的领悟和运用是现在许多急功近利的初学者所不能企及的。只是由于忙于工作和照顾家庭,那些才情和灵气被压抑了下来,作为一个妻子,一个母亲,一个女儿,她做得无可挑剔。我有时甚至都责怪她为什么要起个“荆棘鸟”的名字,这份涅槃、这份承受、这份死而复生的折磨,不是谁都可以撑得住的。
   作为多年的同事,平远是非常看中曾岚的写作水平的,他说他经常上门约稿催稿,只是这个曾经是泰格林报纸重要的写手在生活的磨砺面前有了一些松懈和厌倦,他这个主编也是莫可奈何,唯有憨厚的笑笑,就像一个大哥哥对自己亲妹妹,打也不是,骂也不是,接下来只有自己全力以赴去完成许多人完成的事情。在编写自己厂报之余,平远还是岳阳作协会员之一,他的一些优秀的散文经常发表在《岳阳晚报》《洞庭之声》等报纸上,论写作,这绝对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家伙。通过多次的接触,我们其实知道,平远是一个非常好打交道的人,今天我在这里拿他开涮,他最多也只会嘿嘿一笑,信不信由你。
    如果说平远给人的印象是人不可貌相,今天最后一位出场的客人江江则是霸气外露,才气逼人。她齐耳短发,高挑的身材配上一条黑色长裙,范儿十足。梁老师跟大家介绍,这位美女是江江,全名黄永江,是岳化文明办的主任,也是通过这次征文大家才认识的,他们在岳化有一个写作团体,将来,江江会把他们一一引进文学风。在网站,我们看过江江数篇作品,自带一份天然去雕饰的真情实意,她的文字没有华丽的辞藻,没有无端的愤懑,但是她对来自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都有敏锐的感触,从她的角度写出来,无不启发读者深深的共鸣。她不骄,不躁,不温,不火,就像遍布岳阳城里大街小巷的玉兰花,亭亭玉立,冰清玉洁。
    人到齐了,梁老师举杯庆贺:这次聚会一是为迎接网站的负责人之一云想衣裳的回来,二是为庆祝“生态洞庭,美丽岳阳”征文我站收获颇丰(今天到来的是蔡局长林中路两个三等奖,清风珍妮衣裳三个优胜奖),三是为网站八周年小型笔会。大家轮番敬酒,畅所欲言,为草根文学的长远,为文学风十年庆典大计,为网络的联盟,都说出了自己的感受,以后写作的目标,以及对网站建设的建议等等。
    文学风是一个草根民众的纯文学网站,历经八年多的风风雨雨,而今,这里聚集了五千多会员,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管理和编辑人员,近两万篇章会员作品,已经出版了三本合集,组织了三次大型的笔会。在文学风网站的创办人梁老师的奔波下,我们已与岳阳市文联、作家协会联姻,与岳阳市网络协会接轨,与红网携手,为开创网络文学的太平盛世,在不遗余力地策划、进行当中。说到此处,大家一齐站起来,为文学风干一杯!为梁老师干一杯!
    宴会从六点多进行到九点多,大家仍然意犹未尽,蔡局长当即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钞票,说明天大家还聚,这一千元的奖金原本也是意外之财,就拿出来花了!大家都被他的举动黑了一跳,莫非这位先生喝多了?!蔡老师一再表明自己没有醉,急于要把钱塞给梁老师,梁老师像躲炸弹似的往后缩,这个千金之担就理所当然地落到了我们的后勤兼财务总监小海的手上——明天晚上老地方见!
    第二天晚上六点,潇湘听雨来了,这位今年十八明年十七的妖精老师,尽管再忙,她还是从初三毕业班如火如荼的最前沿赶到了我们这个歌舞升平的大后方,不能不说这是一位多才多艺活泼热心的菇凉。大记者流云也偕同我们的老朋友月月从华容坐商务车赶过来了。这几人见面的礼仪是又搂又抱,又笑又跳;分隔再久,依然没有生疏感,一句玩笑话,谁都接得上茬,一个眼神,就能告诉对方,一切尽在不言中;时间验证,君子之交淡如水,同是性情中人,才能人以群分。
    饭后,流云和月月因为有事先行告退;珍妮姐见我们谢绝了她的邀请也回家准备过节了。环视一圈,剩下七个人,梁老师挥挥手:走!我们洗头去!她的本意是蔡局长请了饭局,她就请大家去洗头放松一下。蔡老师像个听老师话的乖学生跟着去了,他一不洗头,二不看电视,三不玩手机,偶尔走动了一下,梁老师后来说是偷着把单买了,然后一直傻乎乎地坐在一边看着我们一干人等热闹喧哗······
    人生路上,有这样的良师益友同行,是云想衣裳几辈子修来的福份!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http://www.wyflash.com/swf/2008-5-1/155725692.swf


[上一篇]今天去哪儿,请带上衣裳(下)(.. [下一篇]麦子,麦子(甘海飞)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