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散文随笔 现代诗歌 小说故事 杂谈评论 古典词韵 人物风采 我的博客 文学动态 留言申请
我要投稿

TOP

中国文坛“三大怪”--文学批评嘴太“甜” (中篇)辽宁王忠新
[ 录入者:辽宁王忠新 | 时间:2016-03-28 20:20:40 | 作者:辽宁王忠新 个人文集 | 来源:原创 | 浏览:305次 ]

 

 

中国文坛“三大怪”--文学批评嘴太“甜”

 

(中篇)

 

作者:辽宁王忠新   编辑:文风乐乐

 

    “一个时代的文学水准,是由作家和批评家共同造就”,衡量一个时代的作品如何,当然离不开一个时代的文学批评是否成熟。伟大的文学作品,总诞生在成熟的文学批评氛围。那么,文学批评如何掌握在人民的手中,让文学批评引领社会主义文学艺术“圆梦”民族复兴,这应该成为一个很值得探讨的问题。对于习总在“文谈会”上指出的九种文学艺术中存在的丑恶现象,如何深入展开剖析,这不应该是文学和文艺评论的历史责任? 

    一、文学批评已然成了乖巧的小鸟

    面对文学创作的自甘平庸,面对电视剧本的胡编乱造,面对文艺活动的乱象种种,原本在文学活动中起制约和引导作用的文学和文艺评论,偏偏又成了乖巧依人的小鸟。

    1、文学批评已丧失历史使命。文学批评,也称文学评论,这是文学活动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并构成文学理论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和文学活动整体中的一种动力性、引导性和建设性因素。文学批评作为文学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的三大基本功能就体现在批判性、理论性、引导性上。文学批评既能推动文学创造,影响文学思想和文学理论的发展,又能推动文学的传播与接受。

    所以。作为文学批评来讲,无疑应是文学活动的惊雷闪电,无疑应是文学创作的旗帜方向,也是文学活动和文学作品进入广泛大众的引航。然而,令人最为遗憾的事情,自改开以来的中国文学评论,就基本丧失了文学批评的历史使命。如果说,30多年的改开没出现一部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与其相伴的文学和文艺评论也没出过一篇振聋发聩之作。文学批评不仅没有了在文学活动中应有的地位,成了文学活动的可有可无,成了读者和观众的遗忘,甚至成了助推文学创作上不良倾向泛滥的“帮闲”。

    2、文学评论的腐败就是“太甜”。文学和文艺评论武功和内功的丧失,在很长一个时期体现为中国文坛上的腐败现象之一,就是文学评论成了互相吹捧的喇叭,相互吹捧的颂词。改开以来的文学创作研讨会,那都开到了海量,开到了“会议经济”的程度。可会没少开,也不知道都研讨些什么,看到的都是瞎逛一圈,胡吃海喝一顿,互相吹捧一番!文学评论的文章没少发表,可仔细看看,无非就是颂声一片,无非就是肉麻的赞歌,甚至是些让人弄不明白的胡吹。所以,无原则的吹捧,就是对文坛邪恶的怂恿。

    鲁迅老人家讲,杀人惯用的两种方法,无非是棒杀和捧杀。这棒与捧两字很像,也就很不容易区别啊!棒杀固然可恨,可捧杀也十分可恶!就因当今中国文学评论家的大嘴,简直抹了蜜的甜,中国文学评论家才都像只乖巧的小鸟,到处去唱赞歌。结果呢?有些很好的文学之蓓蕾,虽被春风吹开,却愣是让这些顶着吓人头衔的家伙,给恶意吹谢成“落红无数”!

    3、文学评论总瞪眼说瞎话。文学评论的另一大堕落的表现,就是不敢针砭文坛和文艺的现状。

    甭说连德国汉学家顾彬早就一针见血的指出:当代中国的大部分文学作品都是垃圾。就是博友老吴在给笔者《传奇大掌柜又“狗扯羊皮”》一文的留评中,都清晰地指出抗日“神剧”编导普遍存在6个问题:一是缺乏真实性,剧情粗造滥制、胡编乱造,只为夺人眼球而故弄玄虚,战斗场面一看就假;二是任意篡改、歪曲历史,内容荒诞,创作缺乏尊重历史的严肃态度,成了“闹剧”连连;三是爱国的主旋律中插入许多低俗的情爱场面,迎合感官刺激和低级趣味,搞得不伦不类;四是整个剧情冗长乏味、大同小异,人物脸谱化,故事情节公式化、概念化,“神剧”不神、“传奇”不奇;五是只为追求票房率,哗众取宠,思想性和艺术性不高,看后起不到多少教育引导的效果,特别是对青、少年甚至会起到一些副作用;六是过分渲染战争的残酷、恐怖和民族间的仇恨以及人性的丑恶,过多的刑讯逼供、残忍报复、血腥杀害的场面,不为人们所喜闻乐见。产生了传播“假、恶、丑”的不良影响。

    这老百姓都看得真真的事,怎么中国的文学和文艺评论家就是瞪眼看不见,就是瞪眼说瞎话?

    二、文学批评的小嘴怎么这样的“甜”

    文学和文艺评论之所以这样的“甜蜜蜜”,究其原因何在?

    1、拿“红包”“接客”岂敢不“甜”。“中国所谓的批评家向来是赞扬家,他们既是看客,也是过客,有的忙于编写文学赞扬史,有的忙于给喜好风花雪月的女博士讲课,有的则像妓女接客一般,红包一来,两三天就造出一位大作家。中国文坛如此腐败,完全是他们与作家共同犯罪的结果!” 

    虽然这些年来,这个奖那个奖的层出不穷,可现在的很多评奖,都如进行一次次的分赃。每一个评奖都应该相伴一场文学的评论,而文学评论的赞美则成了对分赃的掩盖。一些在狭小的范围由所谓“专家”评选出来的获奖作品,或许轰动过文化界、轰动过北京、轰动过某领导部门、轰动过巴黎、维也纳和纽约,但就是没有真正轰动过普通老百姓!

   “鲁迅文学奖”的地位不低,可更像是一个文学当权者按照需要定做的标签,是一个为攫取现实利益而存在的奖项。“鲁迅文学奖”举办了若干届,该奖竟然未有一部作品赢得应有的社会认可。从网上大量的揭露来看,文学评论的腐败毫不逊色于其他领域的文学腐败。而原本文学评论是捍卫文学价值的斗士,现在给了“红包”就“接客”,这也显现着文学的腐败有都深。

    2、“变节”的评论怎敢不“甜”。鲁迅的文评是匕首,是投枪,最为可贵的不是他的文笔,而是它的骨气,是他有中国最硬的骨头。只有有了这最硬的骨头,才能写出这最为硬气的文章。所以说,文学批评大家,最可贵的品格,就是胆识;文学批评大家,最锐利的武器,就是批判。有不屈的品格,才能敢于批判,尖锐批判,善于批判!深刻的批判,才有文学批评雷鸣电闪的震撼!

    现在很多文学评论家,最缺乏的恰恰就是有胆有识的品格,才到处唱赞歌,甚至顺情讲好话的胡诌。文学批评的核心,就是文学批判;文学批判的价值,就是对文学价值的坚守;文学批判的骨气,就是对文学批判原则的捍卫。无疑,文学评论的批判,最能成为“出头的椽子”。如果是碍于面子,如果是顾及自己,如果是迫于压力,出卖了文学评论的原则,那就如叛变的叛徒,就是变节苟且,剩下那张没有灵魂的嘴,能不甜得发腻。

    3、不会创作的评论不得不“甜”。那么,当今中国文学评论家的嘴,为什么如此之甜?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的分离。或者说,搞创作的不会评论,而搞评论的则不会搞创作。

    一般来说,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应为一体,大作家就应是大评论家,大评论家本身就应有大作在握。就如诗与诗评都必须有诗性,就如大诗人必须能做大诗评一样。因无论大文学家、大诗人,创作的作品,流淌出的诗行,以及他人生走过的足迹,更有责任自我解剖,更要进行自我标定!而搞文学评论、大诗评,又必须是大作家和大诗人。

    艺高,才能胆大;懂行,才能庖丁解牛!可现在的文学创作和文学评论却截然分离,一些“二百五”的作家、诗人,“二百五”就在于缺乏自省,其虽能写出“二百五”的作品,又如何能写出带反思性的评论?而一些“名震天下”的文学评论家,自己却无打人之作品,这些所谓的“名震天下”,只不过是招摇撞骗,让他们去评论别人作品,为避免出现“瞎吃吃”的尴尬,就只能唱一些,对谁都有用,对谁都没用的赞歌。

    三、文学评论的阵地必须要强力夺回

    文学评论阵地的丧失已是不争的事实,文学评论的功能丧失也是无可争辩,文学评论的“胡诌”更成群众的不满。要振兴社会主义的文学艺术,就必须要强力夺回文学评论的主阵地。

    1、必须夺回文学评论的阵地。现在从“瑞典的汉学家、美国的‘反叛’诗人、法、意、德、瑞的‘国际’电影节、鹿特丹的诗歌大会、伦敦的创作奖、汉堡的书市、东京的国际基金会、纽约、日内瓦、柏林的画展……针对中国都有着坚定不移的共同使命。”

    无论他们说得多么悦耳动听,都不过是以精神解构的暗战打垮中国,在毫无知觉的“温水煮青蛙”中搬动颠覆历史轨道的道岔,在意识形态上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所以,要提升整个文坛的文学创作水平,就一定要培育和打造出一支优秀的文学评论队伍。所以,要坚持社会主义的文学创作方向,就一定要重新夺回文学评论阵地。

     2、文学评论要站在人民的立场。文学评论的阵地丧失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一是文学评论不站在人民的立场,不替人民发声。一些文学评论家已成桃花源中人,他们长久脱离了广大人民的实际生活,长久脱离改革开放的实际,这样一些文学评论家写出的文学评论,自然成了与人民大众毫不相干的东西。有些文艺评论不仅不替人民说话,甚至根本立场都站在人民群众的对立面上,用文学和文艺评论对社会主义、对革命领袖、对人民群众进行攻击和咒骂。

    二是人民不能成为评论的主人,人民没有评论的话语权。人民创造历史,人民也是创作社会主义文学和文艺评论的主体,这是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本质。可恰恰这个最为重要的一点,却成了改开以来的文学活动的弱项。不仅人民不能成为评论的主人,不仅人民缺少评论的话语权,甚至在“不争论”的高压下,人民已丧失了文学和文艺评论的话语权。

    所以,要夺回文学和文艺评论的主战地,最为根本的一条,就是要让人民群众成为文学和文艺评论的主人。将公知精英及国外资本豢养的代言人所把持的话语权,重新掌握在人民的手中;要让人民群众成为文学艺术的主裁判,并有终审权;要让“群众满意不满意,高兴不高兴、答应不答应” 不仅是改革开放的最高评判标准,也应是文学和文艺评论的最高评判标准! 

     3、文学评论要有明晰的落点。文学批评要有的放矢,针对性就是文学批评的吸引力。可现在文学评论的正面功能丧失,就在于现在是“有的”无数,却不见张弓放矢!文学评论家很多,但眼睛都是一片茫然,找不到评论的落点,认不清评论的使命和方向,发出振聋发聩之洪钟大吕之声。发不出洪钟大吕之声,又不能久不发声,一些评论家就总煞有其事的在一些创作技巧上纠缠,就总在炮制“心灵鸡汤”上做文章,甚至于茫然中的胡诌。

    现在文学评论中总出现的一些老名词,什么“真是难能可贵”,“真是令人尊敬”云云;现在文学评论中出现的一些新名词,什么作家的“自由滑行”,“自由落体”等等。文学评论在这陈词和新词的混杂中,已离时代越来越远,甚至已是可有可无。

    可作家也不应只是“自由电子”,只顾随心所欲的“自由滑行”。文学和文艺评论让作家多少负有点社会责任,能保留点社会良知,关注点黎民苍生,这不应是文学评论的重点吗?谈诗歌突围的方向,文学和文艺评论将诗人从低头自恋,引导到抬头去看历史的汹涌激流,这不应该吗?

    4、文学评论要有深刻的反思。文学评论不仅要坚持社会主义文学艺术的方向和原则,也要探讨反思新出现的文学艺术现象。

    诸如,“韩流”滚滚在中国已经30多年,甚至可以说,伴随中国的改开经久不衰的文学艺术就是“韩流”滚滚,这该是个什么文学艺术现象?韩国的一个电影明星创造的市场价值,远超过三星集团的销售价值,韩国的影视剧如何这样赚钱?仅近一个月来,全亚洲都被《太阳的后裔》刷屏,尽管截至目前该剧仅更新了8集,但爱奇艺网站显示的点击量却已经超过10亿次,相比之下我们的作家和剧作家该作何感想?中国的电视剧就没有羞愧之心?而且,韩国的电视剧没宣扬正能量吗?韩国的电视剧有“抗日神剧”吗?韩国的电视剧有猎奇的胡编乱造吗?韩国有作家协会这东西吗?

    文学批评,作为文学创作的旗帜、眼睛、引航,其评论的重点,或者说,其需要牢牢把握的评论基点,应是文学肩负的使命,文学的现实主义表现,文学创作如何深入生活,文学家负有的社会良知培养,文学如何成为时代的弄潮儿,文学如何负载时代的信息,文学如何无愧的成为展示历史发展的史诗,文学批评当自省!

 

文学风网站欢迎您

 


[上一篇]散落的秋天(外四章)甘海飞 [下一篇]学会理财(寒姨网络)

最新文章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