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必须负载“天道” -读《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有感

版主: 清风云想衣裳宁静致远

回复
辽宁王忠新
帖子: 247
注册时间: 周六 12月 17, 2016 6:36 am

诗歌必须负载“天道” -读《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有感

帖子 辽宁王忠新 »

诗歌必须负载“天道”  读《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有感 近日,一首诗篇《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让多少国人泪湿青衣。诗歌感动了中国,但诗歌作者与作协绝缘,这就让人思索一个问题:诗歌的第一性是什么?一、这首诗歌在“血与火”中产生2月14日,浙医二院向武汉派出由171名精兵强将组成的医疗队伍,一名97年出生的小护士主动请缨。浙医二院消化内科的护士长吕敏芳心中不忍,又无法拒绝这个年轻姑娘的坚毅决心,几番心理挣扎,终于同意了她的请战。看着年轻姑娘跟随171人的医疗队远去,吕敏芳百感交集,写下这首诗。《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党旗在胸中飘扬我为人先的誓言在回响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报名的那刻,你的坚定,我的忧虑确认名单的那刻,你的果断,我的迟疑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娇小的身躯,庞大的行李箱负重前行的身影,如此壮美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稚嫩的肩膀需要学会担当风雨的世界需要去搏击翱翔武汉需要天使而你就是那个天使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送别你的那刻,你扑上来拥抱我佯装冷静,内心汹涌两次“阿长,我走了”我泪如雨下,却无声隔着口罩,恣意流淌送上温热的早餐,尽管你已吃饱给你安顿好行李,尽管你已放置妥帖我不敢说离别的嘱咐用目光关怀,用挥手鼓舞我知道,穿上战袍,你就是战士没有年龄,只有战斗我知道,踏入禁地,你就是勇士没有经历,但有底气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用年轻的身躯,担负起这个时代的重任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逆风飞行,披荆斩棘孩子,等你归来!这首诗引发社会共鸣,并被各媒体相继转发,杭师大人文教授周少雄看后感言:这是真正的诗。这样的诗,岂敢点评,任何点评都是无力的。作者就是战士,战友同心,情真意切,泪水中涌动大义,牵挂中昂扬毅然。小护士稚嫩又英气的形象,护士长不舍又祝愿的内心,送别时拥抱低语的情节,都写得很感人,有画面感,令读者读得内心炽热发烫。二、诗歌的第一性是什么?吕敏芳创造的诗篇,无疑助燃举国阻击疫情的激情。而从创作规律探讨《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则充分说明,根本没有什么纯文学,诗歌的小道,必须服从天道!1.诗歌必须负载天道。语言的本质就是思想,无论用什么语言表达,第一性的都是表情达意。作为第二性的是用什么形式去负载?若讲故事,就产生小说;若吟唱,就产生诗歌等。中国历史上浩如烟海的诗歌,真正能滋养国人形成性格的,不过几百首,其它,不是无病呻吟,秋虫唧唧,就是风花雪月,无论什么华丽诗篇,不负载大道,怎能不尘封湮灭?诗评,本是诗坛的旗帜,可当今中国诗坛的诗评,只注重评论诗歌的韵脚,诗歌的形式,诗歌的技巧等,就是不论诗歌的天道。诗评越评,诗歌被误导的离人民越远,离生活越远,离时代越远!尽管文学艺术创作有自己的规律,但任何文学艺术的第一性,都是“文以载道”,这是不可动摇的铁律!无论诗道,艺道、书道,甚至医道,都是小道,都必须服从天道。《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不仅反映了生活,记录了时代,更表达了天道!2.人民是文学艺术的主人。《诗经》收集了西周初年至春秋中叶的311篇诗歌,负载了反映周朝500年间的劳动与爱情、战争与徭役、压迫与反抗、风俗与婚姻、祭祖与宴会,甚至天象、地貌、动物、植物等方方面面的信息,无疑是一部史诗。相传周代设有采诗之官,每年春天,摇着木铎(铜铃)深入民间收集歌谣,把反映人民欢乐疾苦的作品,整理后交给太师(音乐之官)谱曲,演唱周天子听,以作为施政参考。史记:“男年六十、女年五十无子者,官衣食之,使之民间求诗。乡移于邑,邑移于国,国以闻于天子。”但这311篇诗歌,民间佚名作者占据作品多数。这充分说明,人民创造了民谣,人民才是诗歌主人,作家可搜集民谣,可编辑民谣,可创造民谣,但人民是诗歌创作的源泉却不能改变。3.人民必须掌握文学艺术的话语权。面对“武汉疫情保卫战”,相比原湖北省作协主席方方之流的一些文坛大腕,用写给公众看的“方方日记”,每天都在制造恐慌,吕敏芳创作的《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能感动中国,更重要的意义是在同前湖北省文联主席方方之流,在争夺文学艺术的话语权。毛泽东时代十分注重从工农兵中培养作家和诗人,也从基层走出一批名震文坛的大作家。自改开以来,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不仅替代了工农兵的艺术形象,人民群众也长期被排斥在文学艺术创作的话语权之外。而“武汉防疫保卫战”绝非仅仅是医疗防疫战,它更是一场立体保卫战,自然也是坚持毛主席延安文艺座谈会精神的保卫战。毛泽东《延安文艺座谈会讲话》最伟大之处,就是科学总结出文学艺术的主体是谁?文学艺术的根本要解决为什么人服务!针对改开以来文学艺术界的种种乱象,《北京文艺座谈会》再次强调了坚持人民文学艺术不能动摇。而《我把最小的“娃”送上了战场》无可辩驳地证明:人民不仅是文学艺术服务的基本对象,人民也是文学艺术创作的主体和源泉,人民文学不容颠覆!(配图选自网络)
回复